一段狱中记录

作者:李必丰

公元一九九二年的夏天,在四川省第一监狱的犯人监舍屋顶菜地里,我与那个从劳改煤矿转到南充监狱的老犯张发福单独呆了三天,我们的任务是在屋顶菜地靠监狱浴池的地方用铁丝加上塑料块做一道挡墙,为的是不让其他的犯人到这里来偷看下面监狱女浴池的女人洗澡。那时我之所以会得到这份差使,是因为我的刑期短,而且我在队上的小卖部上班,再加上我不是刑事犯罪份子,所以干部派我与楼上那个刚从煤矿转监来的老犯人一道做这件事。 Continue reading

Advertisements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诗人是时代的预言者。当你们把他关进监狱的时候,你们离地狱就更近了一步。” ── 秦小秋,中国学者 2012-11-28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因为在这原子化的社会,纵使沉默偷生,也终将在体制崩解时,无处可逃。”───韩钧,IT人员,美国  2012-11-29

“释放李必丰,归还自由,消除恐惧”── 欧青,中国 2012-11-29

所有人的牢笼都是我的牢笼

我是大陆的一名年轻人,也是一个无名的诗歌写作者。我听过您(廖亦武)的作品《箫与啸》,深沉,悲怆,道尽我们民族内心深处的愤怒与疼痛。
李必丰的遭遇是每一个有良知、有勇气的人都可能面对的遭遇,为此我不敢沉默,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表明我的态度:反对任何形式的政治迫害!自由必将胜利!
我还想讲一下两个小时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在使用google代理服务器浏览被当局所封锁的网络时,家中的网络和电话突然断掉,现在仍未恢复。(我使用手机网络发这一封邮件。)也许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物理故障,但我内心的恐惧还是油然而生。这是一个囚笼中的国度,恐惧感就根治在我们内心深处,随时会出来作祟。但越是如此,我越是不敢沉默,因为所有人的命运都是我的命运,所有人的牢笼都是我的牢笼。
类似的签名声援活动我已参与多次,这是一种表达方式。我通过这些简单的声援练习,恢复自己被损蚀的勇气。自由必将胜利!不敢沉默,因为下一个遭到迫害的正是我!
陈晓非
深圳 学生
2012.11.29

這麼一個熱愛自由的笨蛋,如今卻在監獄裏

廖亦武

老廖在墨西哥,繼續講述李必豐故事。李必豐企圖偷越國境7次,創造了吉尼斯世界的逃離中國的記錄。可是這麼一個熱愛自由的笨蛋,如今卻在監獄裏。 Continue reading

我要声援李必丰!I want to sign!

欢迎您签名声援释放李必丰!您可以写邮件到 libifeng2012@gmail.com,或者在本网页留下您的姓名、职业和居住地,谢谢!
声援者名单总汇

歡迎您簽名聲援釋放李必豐!您可以寫郵件到 libifeng2012@gmail.com,或者在本網頁留下您的姓名、職業和居住地,謝謝!

Wenn Sie Li Bifeng unterstützen wollen, können Sie uns eine Mail an  libifeng2012@gmail.com schicken, oder hier unten auf dieser Seite Ihren Namen, Beruf und Wohnort hinterlassen. Vielen Dank!
Hier finden Sie die Liste der Unterschriften (zur Zeit nur Chinesisch).

If you would like to support Li Bifeng,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libifeng2012@gmail.com , or leave your name, your profession, and your place of residence below. Thank you very much!
You could find the List of the Signatures here (currently only in Chinese)

致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的公开信(简体版)

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

作为一个流亡不久的中国作家,我明白,我个人内心的创痛不能代替诺贝尔文学奖的标准。但是我依然要说,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人与文,都有非常大的问题。
你们都是学富五车的老先生,恐怕没有经历过独裁,对于共产党造了多少孽,缺乏感同身受。所以你们把在共产党体制内混成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莫言,推举成本年度文学奬得主。你们不知不觉,已经和中共帝国高度一致了。请听听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高调表态——莫言的获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见附录1)。 Continue reading

致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的公開信(繁體版)

瑞典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
各位女士們、先生們:

作為一個流亡不久的中國作家,我明白,我個人內心的創痛不能代替諾貝爾文學獎的標準。但是我依然要說,2012年諾貝爾文學奬得主莫言的人與文,都有非常大的問題。
你們都是學富五車的老先生,恐怕沒有經歷過獨裁,對於共產黨造了多少孽,缺乏感同身受。所以你們把在共產黨體製內混成作家協會副主席的莫言,推舉成本年度文學奬得主。你們不知不覺,已經和中共帝國高度一致了。請聽聽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高調表態——莫言的獲獎,“既是中國文學繁榮進步的體現,也是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的體現”(見附錄1)。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