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日记:追忆第一次坐牢

作者:李必丰
DE EN

1998年6月15日,雨转晴
那个时候每到晚饭后,廖亦武便来邀我散步,我们围着不大的院子,走了一圈又一圈,没有固定主题地畅所欲言,使我们一直谈得很宽松。但往往也会遇上令我吃力的时候,因为廖亦武的为人尖酸,与他共事与摆谈,便得时时处处小心。可有一点却是我为人的一个原则:不与那些一定要灌东西给别人的人争论,他说什么,一概不发表任何看法与意见。 Continue reading

监狱日记:蚊子的兵器

作者:李必丰
DEEN

1998年6月12日,晴

蚊子是谁发明的兵器呢?在这里我受到有生以来最多的蚊子的袭击。无遮拦的手脚,不能设防的空荡荡的大监房,肆意横飞的蚊子把我们搞成抱头鼠窜之徒,但我们无能为力。是蚊子爱咬我们吸我们的血,还是我们愿意让蚊子咬让蚊子吸血或是有另一种力量不让我们反击蚊子呢?一连串的问题,自从有监狱的上古的某一天,就被囚徒提了出来。谁来回答解决这个问题呢?身陷囹圄的囚徒,只要大脑没问题,谁也知道提这个问题是白痴,因为犯人根本没权利去要求保护自己,就算是一只小小蚊子,犯人也无可奈何。

我们的眼睛是两口枯井

作者:李必丰
DEEN

眼睛这两口枯井
散乱的目光深处是肥沃的淤泥
曾有爱情的禾苗被泪水的火焰烧尽
我们住在悲伤的另一端
隔着高墙看远处的太阳远处的山
夜里梦见远处的人
用思念的网打捞零散的往事
然后让骨头里长满骨头

Li Bifeng should be freed !

“Everyone is entitled in full equality to a fair and public hearing by
an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tribunal, in the determination of his
rights and obligations and of any criminal charge against him. So Li
Bifeng should be freed !”── Ma Lin, 2012-11-29

您是他的好友

李必丰先生:

您好。我先介绍给您11月16日日本大报社《日本经济新闻》的社论。
其标题是“习时代中国应负的大国责任”, 文中说“中国各地陆续发生的抗争事件所显示的中国国民的不满威胁着中国社会的稳定。中国政府被中国国民要求的是政治改革,新领导应该是完善具有高透明性的机制以谦虚地倾听国民的意见,而不是用暴力来镇压国民的不满和要求及通过遮断信息等来掩饰现实。……中国政府既然签署了「国际人权规约」而至今还没着手改进人权问题,这样怎么能够获得世界的信任呢?”

李先生,日本1.3亿人,通过报纸的报道现在都知道了中国政府由于优先保护共产党的存在而不进行政治改革、进而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中国政府的真面目。

我看完廖亦武先生的所有著作,非常佩服他在历史上留下的功劳。您是他的好友。缅甸的安桑苏其被幽禁17年后缅甸终于获得了民主,南非曼德拉被幽禁30年后南非终于获得了民主。

希望您在牢里坚持,多保重身体。日本人以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您的处境并每天时刻会想念您的。

从日本东京 平和 寄
201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