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必丰:我的故事

什么都没有,没有钞票,没有爱情。我只能老老实实在这监狱里呆一辈子,我什么也没有。可我的心里清楚我有什么,日月星辰、飞翔的鸟儿、水里的鱼儿,这些都是我的朋友,这些精灵每时每刻都与我相伴。我还有思想,当四周犯人谈论女人,忍不住打手淫时,我仍在继续思考,我拥有常人所没有的——哪怕一滴水,一把泥土,一枚叶子,一条蚯蚓,一条鱼儿,都是我的伙伴。我的消遣就是和它们交談,有一次,我给一朵花儿讲了一下午故事。

儿子

作者:李必丰

照片在《圣经》里
你在爸爸的心里
爸爸在你的骨肉里
今夜爸爸在伤口的另一边思念你
你一点不知
这一切的一切谁来理喻
寻觅你
我的儿子
当一切渐渐地陌生
我只能傍倚铁窗
以血液亲吻关于你的记忆

天上的地主

你这天上的老地主
我是你叫着人的种子
你用我的父母作肥料把我撒满大地
却抛弃我而去
等我在自留地超拔成苗
你这天上的老地主
你把金币锻打成生活的镰刀
收割我未成熟的一天又一天
你这天上的守财奴
把智慧和智识积攒在天的深处
然后把一些叫真理的画饼
交给一个个饥饿的人
使千百年来,战争不断

李必丰话剧《害怕》

(国王米达与理发师卡内的戏剧)

 
人物:
米达:小亚细亚山区某国国王
卡内:国王米达的理发师
帕内: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牧神
阿波罗:古希腊传说中的太阳神

地点:小亚细亚山区 Continue reading

李必丰诗作:你是

你是
我头颅里蠕动的虫子
自由在高墙外面
爱人在高墙外面
儿子在高墙外面
母亲朋友都在高墙外面
我在监狱里
你在我的血液里
尽管蠕动的虫子让我烦躁
可你从我的里面为我疗伤

人鸟之恋

——选自长篇小说《天空的翅膀》

作者:李必丰

那是一只鸟,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只鸟,一只没有人叫得上名字的大鸟。它歇在屋顶上,它有黑得发亮的羽毛以及那象乌鸦一般哇哇的叫声,人们只是觉得这不是一只好预兆的鸟儿,因为这鸟儿的叫声显然比人们记忆中乌鸦的叫声要凄惨哀沉得多,狱吏们感到心烦。队上的狱吏急忙跑到平台上对下面的犯人喊话“你们听见没有,赶快想办法给老子把哪个叫丧的家伙赶起走。” Continue reading

在这样的国家,我们只有冬眠

四川省第三監獄部分六四政治犯合影

四川省第三監獄部分六四政治犯合影

作者:李必丰
DE EN

但冬季过早地来临
我们的树木开始乾枯
我们再也没有养份去供奉
于是我们的黑发被岁月的雪
染得渐渐斑白
我们的皮肤像龟裂的田野

冬季来了
我们都爱冬眠
心脏累了
血液累了
我们在雪底下冬眠
在这样的国家
我们只有冬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