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纳粹焚书八十周年国耻日集会上的演讲——第五次为诗人李必丰呼吁

作者:廖亦武

无名诗人李必丰,因为抗议天安门大屠杀而成为我的狱友。后来他又多次坐牢,并在监狱内外,完成几百万字的诗歌、小说、随笔、戏剧和社会调查。
他的文稿绝大部分被政府收缴,极少部分保存在我们为营救他而建立的网站中。2013年6月4日,天安门大屠杀二十四周年,柏林文学节将发起李必丰诗文的全球朗读,自去年5月以来,许多作家、记者、学者、艺术家以及普通人已加入声援朗读的行列。我再次呼吁在场的写作同行们以各种方式声援他。
李必丰酷爱自由,是中国政治犯群体的逃跑冠军,先后逃跑七次,每次都被抓住,饱受折磨。有一次他已逃入缅甸境内,却被缅甸共产党游击队活捉,送交中国边防军。于是八个当兵的把他当作足球,踢来踢去近半小时,致使耳朵、颧骨、阴囊都落下残疾。
总是大难不死的李必丰,这辈子主要干了三件事——写作、逃跑、入狱。可是在中共十八大闭幕的第二天,当局却以“经济罪名”,判处他十二年徒刑,这时他四十八岁,已经坐满十二年牢。
据许多中文媒体报道,李必丰被治罪的真正原因,是他数年坚持资助异议分子,特别是2011年协助狱友廖亦武逃离中国。我一再公开声明,本人出逃和姓李的没丝毫瓜葛,可内心却被这起事件拖入漫无尽头的噩梦中。感谢德国书业协会、德国笔会、柏林艺术学院搭建平台,在纳粹焚书八十周年国耻日之际,为促使释放李必丰而共同发表声明。这不仅是对中国境内一个无名作家命运的关注,而是借此让昔日的法西斯主义和世界上所有“因言治罪”的案例发生链接,以揭示所有受迫害作家的命运。

在希特勒焚书之前很久,修筑万里长城的中国远古暴君秦始皇就开了“焚书坑儒”的先河,在希特勒焚书之后不久,中国现代暴君毛泽东也发动文革,指使红卫兵,在各地掀起“破四旧”的焚书运动;而眼下中国,因言获罪已成为社会常态,作家手稿被搜缴销毁屡见不鲜。从李必丰、廖亦武,还有刘晓波、高智晟、谭作人、师涛、亚辛、刘贤斌、陈卫、陈西、黄琦等等的遭遇可以证实,希特勒、毛泽东,斯大林、邓小平的阴魂,短期内不会散去。焚书烈焰将继续熊熊。
在李必丰见诸于世的少量作品中,有一篇《狱中日记》,写作时间是1998年6月12日,地点是四川江油看守所,题目是《蚊子的兵器》。我特别荣幸,今天能够代替李必丰在这儿朗读:
    
  蚊子是谁发明的兵器呢?在这里我受到有生以来最多的蚊子的袭击。无遮拦的手脚,不能设防的空荡荡的大监房,肆意横飞的蚊子把我们搞成抱头鼠窜之徒,但我们无能为力。是蚊子爱咬我们吸我们的血,还是我们愿意让蚊子咬让蚊子吸血或是有另一种力量不让我们反击蚊子呢?一连串的问题,自从有监狱的上古的某一天,就被囚徒提了出来。谁来回答解决这个问题呢?身陷囹圄的囚徒,只要大脑没问题,谁也知道提这个问题是白痴,因为犯人根本没权利去要求保护自己,就算是一只小小蚊子,犯人也无可奈何。

2013年5月10日于柏林勃兰登堡门艺术学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