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必丰话剧《害怕》

(国王米达与理发师卡内的戏剧)

 
人物:
米达:小亚细亚山区某国国王
卡内:国王米达的理发师
帕内: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牧神
阿波罗:古希腊传说中的太阳神

地点:小亚细亚山区

第一幕 幽静的山谷

(画外音:这是很久很久以前发生在小亚细亚高山下,一个王国的君主与他的理发师卡内之间的故事。)

帕内:(手拿七孔笛上)啊,火红的太阳,你多象我高山指节上的一枚红宝石,嵌在我的戒面上,你的光芒令我的树木葱绿,山泉流淌,牛羊肥壮,我要吹出这世间最优美的曲调来感谢你的荣光!(吹笛,一串清脆的笛声)

阿波罗:(手持银色七弦琴从天庭飘然而降)我正驾驶太阳战车驰骋天庭,谁却在我的阳光纱幔下吹出如此令我钦服的笛音,我本该继续前进,但这音乐令我动心。噢,原来是尊敬的牧神帕内。

帕内:(停下吹奏抬眼)啊,给宇宙以温暖与光明的伟大的阿波罗,我刚刚才在为你无私的光芒赞颂你,你便神奇般地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继续吹奏吧,我爱用这世间无以伦比的乐曲赞美你。(复低头吹笛)

阿波罗:(一把拉住帕内)我亲爱的帕内,请不要忙着吹奏,我知道因你是牧神,这山谷,这田野,才有了牛羊,这人世才显得活跃奔放;但你刚才说,你的乐曲在这世间无以伦比,是否显得有些超出实际,有点夸张?如果你不服气,今天我倒想让你见识一下我的七弦琴弹出的宇宙间绝无仅有的乐章。(阿波罗用手拔了一下琴弦,流水一般的琴音一掠而过)

帕内:(放下笛子)我亲爱的阿波罗,我们俩用不着在此争比,因为我们没有评判者。(帕内把笛子揣入袋中转身便走)

阿波罗:(忙拉住帕内)我亲爱的帕内,你别生气,别急着走开,我的太阳战车此刻独自行驶在征途,我也没急。不是我争强好胜,今天我实在是想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琴声。你看,那跟奥林匹斯山上众神一向关系良好,往来频繁的国王米达,此刻正一人站在王宫后的山坡上了望朝阳,我们不如把他叫来做裁判。

帕内:(回转身从袋中掏出笛子)好吧,亲爱的阿波罗,那就叫米达过来,米达……米达(阿波罗与帕内凌空飘向米达)。

(米达气喘吁吁地上)

米达:清晨的阳光如此美丽,清晨的空气如此清新,是谁,是谁在召唤我,是谁要消除我的雅兴?(抬头看见从天庭飘然而至的帕内与阿波罗,一下子跪在地上)伟大的太阳神阿波罗与伟大的牧神帕内,米达及他的国民们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冒犯了你们?

帕内:(上前一步拉起米达)亲爱的米达,你是我们奥林匹斯山众神的朋友,我们叫你来,是要你帮忙做个裁决。

米达:什么样的裁决,居然要我一个凡人来作出?

阿波罗:正因为你是凡人,才是最好的裁决者。是这样,我现在要与帕内比赛我们谁的乐曲才是这世间演奏得最好的,他用七孔笛吹一段,我用七弦琴弹一曲,你听后,希望你能作出谁比谁好的裁决。

米达:我崇敬的至高无上的神呀,我愚顽的耳孔,早已被尘世的凡嚣所堵塞,我怎么能听懂神仙们的天音呢?

帕内:谦虚的米达,不要再推辞,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了解你的德性,你就认真地听我们的乐曲吧。

阿波罗:(抱着七弦琴)让我先来。

(一阵寓意深奥而悦耳的银琴声飞上天空,乐声就象星辰在寂静无声的苍穹中行走时,星空发出的那种庄严而神秘的声音,又象是在捕捉什么,可米达什么也没寻找到,什么也没捕捉到。他迷惑地看看阿波罗,又看看帕内,他的眼神有点恐慌,他似乎觉得大地在他的眼中消失了,一切都似乎被忘却。当阿波罗停止演奏,他才收住东张西望的眼光,从神游里解脱出来。)

米达:(象一个刚梦游醒来的人,仰望着阿波罗)伟大的至高无上的阿波罗,你的音乐是那样的崇高,它将我从大地上带到一种超然的让我看不见抓不着的境界,你真是让我大饱耳福。

( 帕内 笑了笑,他的笑声就象林中小瀑布发出的声响,他把竹笛放在嘴唇上,看了看米达与阿波罗,然后开始吹奏。

笛子爆发出一阵轻快有节奏的颤音,米达显然在这颤音中激动起来,始而凝神沉思,在沉思中,喜悦和痛苦一阵阵地夹杂袭来,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帕内。接着,曲调变得庄重、热情而欢乐,曲子中包含了一切的东西,树叶的沙沙声,大海的咆哮声,正午时分,死一般的宁静和夜间菜地上传来的昆虫的鸣叫,从帕内不断变化的笛声中,米达激动地领略到人们最含蓄的思想感情,爱情的歌谣,幸福母亲的催眠曲,对遥远故乡的思念,迷路孩子的哭泣,默默的祈祷以及战场上漫山遍野的厮杀声……米达深深地被这种庄严而且激动人心的乐曲所感动,他的眼里涌满了泪水——阿波罗的乐曲是天堂的声音,而帕内的乐曲却是人世间的声音,它表现了大地的声音,表现了人类的心声,米达感到帕内吹的曲子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他被深深地打动了,他走到帕内面前。)

米达:(拜倒在帕内脚下)伟大的帕内,你是乐神,我宣布你为胜者,因为你道出了尘世的心声,表达了人类的感情。

阿波罗:(铁青着脸,上前一把抓起米达)你这头蠢驴,你的耳孔真的被人世的尘土堵塞了,你不爱天堂的音乐,却喜欢帕内嘈杂的混乱的乐曲,你热衷感情胜过能使灵魂超然的沉思,我看你是喜欢成为一头驴,我让你永远长着驴耳朵。(阿波罗扯住米达的双耳,直到那耳朵跟驴耳一样长,并且变成了灰色才松手)

米达:(一声尖叫)天呀,我的耳朵!

(落幕)

第二幕  目睹怪状

(幕启,金壁辉煌的王宫密室,国王米达正坐在镜前望着自己发愣)

米达:(一圈一圈拆开裹住脑袋与耳朵的头巾,对着镜子自语)哎,不讲理的阿波罗,你为啥要把我的耳朵变成驴耳?从此我将在国民面前痛失尊严,我的国民将不再听我这丑陋之人的使唤,从此谁来治理这辽阔的国土?难道神就忍心让我们的国民失去君王,让我的王国出现混乱?不能,绝不能,我会用这长长的头巾裹住这对驴子耳朵,这个秘密只能一直隐藏到永远。

(钟声远远传来,大镜前的国王满脸惊惧)

米达:怎么办,怎么办,钟声一下下敲响,按照故有的礼仪规定,我又到了让理发师卷发,并在我的胡子和头发上洒香水的时候,可这长长的耳朵怎么办?怎么办?(钟声在一下一下敲响,米达只好又用头巾裹住自己的耳朵与头顶,从镜前站起来)传理发师卡内。

(画外音:传理发师卡内!)

(米达在房间里不安地来回走动。)

(画外音:国王米达有众多的侍者,但他,选择了卡内,选择了那个曾经是行吟诗人,现在是理发师的卡内。国王米达认为,卡内既然是行吟诗人出生,那么他遇上一件事之后,他就应该比别人清醒冷静,不至于自己把自己所看见的东西讲给别人。米达相信,卡内是能把守秘密的,因为米达当初之所以接受这个行吟诗人,就在于卡内是他眼里的能人,国王米达认为,一个行吟诗人是有健全的理智且能把守秘密的人。)

卡内:(手拿发卷与香水上)伟大的国王,我早已守候在屋外等待你的召唤,我给你带来的是,商队刚从埃及运来的丁香花露水,你看多么晶莹剔透,多么纯真天然。(卡内单膝跪地把香水与发卷举在头顶)

米达:(向卡内招手)卡内,你起来,把香水与发卷放在桌上,我有话要对你说。

卡内:(从地上起来,将手中东西放于桌上)伟大的国王,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你的仆人卡内愿意听从你的任意差谴。

米达:(向卡内招手)我的孩子,过来吧,距离近一点,是我相信你,我才这样对你——不要害怕,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卡内向米达跨一步)再近一点。(卡内再向米达跨一步)再近一点。(于是卡内贴近了国王)

米达:(将自己的嘴伸向卡内的耳边)我亲爱的卡内,是这样,你的国王昨天夜里得了一场怪病,今晨起来他的耳朵变成了这个样。(米达拉开头巾)

卡内:啊,驴……(卡内忙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多时,然后松开)我伟大的国王……你……你说,你的耳朵生了病?

米达:(一把抓住周身都在颤抖的卡内)不要怕,亲爱的卡内,我的孩子,你不用怕,这不过是一种长耳朵病,只是它的颜色实在有点难看。所以卡内你听着,从现在起,你必须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如果秘密从你的口里泄漏出去,我就让人把你抓起来,押到广场上剁成肉泥。

卡内:(急忙双膝跪地)尊敬的国王,我是你最最忠实的仆人,当初你把我从一个行吟诗人召入宫中成为你的仆人,我就发誓要把我的一切奉献给你,我的国王,我的一切早已属于了你,你要相信我,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会泄漏这秘密——否则我甘愿被你碎尸万段。

米达:(用手扶卡内)起来吧,我忠实的仆人,做你的工作,我相信你。(米达在镜前坐下,闭上眼睛,任由卡内卷发,卡内忍不住把头伸向一边暗自发笑)

卡内:(旁白)你看这明明是长着一对驴子耳朵,可国王却说,耳朵生了病,真是怪事。(国王仍然双眼紧闭,卡内卷好头发,又往国王的头上喷香水)真是怪事,真是怪事,这明明是一对驴耳朵,可国王却说耳朵生了病,还不让我说出去。

卡内:(从国王的头顶取下围布)我伟大的国王,请张开你的圣眼看一看你的尊容。

米达:(起身)好了,卡内,你下去吧。只是一定要记住我的叮嘱,千万不要自己害自己。

卡内:(走出屋门,忍不住蹲在墙角捧腹大笑)宙斯啊,国王米达原来长着两只驴耳朵,国王长着两只驴耳朵。

(落幕)

紧闭的幕布,画外音一遍又一遍由大到小,由清晰到沙哑:“宙斯啊,国王长着两只驴耳朵!”沙哑的声音渐渐停止,画外音结束。这以后的日子里,理发师卡内不断地默默重复着这句话,为了怕人听到,他就躲在家里,每天默默地重复一百遍才感觉舒服一些,为了严格保守不幸的国王的秘密,好几个月卡内都是在心里默默地重复着这句话,家中的人见他总在自言自语,以为他得了什么毛病,可亲人们询问时,他只是摇头,那秘密就象新酿出的葡萄酒在人身体里发酵一样,早已使卡内不能忍受下去,他感到必须把这秘密讲出去,才能减轻压力,否则的话,这秘密便会在他的内心腐烂,让他的意识失去控制,总有一天自己会神经错乱,跑到广场上去大喊大叫。理发师卡内既不想在广场上被国王剁成碎块,又必须不惜代价地把自己从压抑中解放出来,那么对谁可以说出这个秘密,而又保证它不会被泄露出去呢?

第三幕  埋葬秘密

(幕启,开阔的河滩,到处是衰竭的芦苇,卡内在河岸的芦苇丛中走来走去,秘密如石块一样压在他的心里,他边走边喘气——哎,我究竟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从自己的心里掏出那垃圾一样的东西,然后把它扔去?)

卡内:(终于停下了徘徊的脚步,他原地趴下,用手迅速在地上挖了巴掌大个深坑,然后抬头环视周围,看看没有别人,就弯腰对着深坑,双手摆成喇叭形大喊)国王米达长了一双驴耳朵!(一连喊了三声,才从地上爬起来,高兴得象疯子一样傻笑,然后一边用脚去踩踏那个小坑,一边嚷)我自由了!我自由了!秘密被埋了,这秘密被我埋葬了。(卡内用脚在小坑上面踩,然后象羽毛一样在芦苇丛中飘来飘去)

卡内:我扔开秘密了,我不会被杀头了,没有人看见,没有人听见,我再也不害怕了。

(卡内跑下舞台,落幕,卡内的声音还在回响。)

画外音:可怜的理发师卡内终于象扔垃圾一样扔掉了心底的千斤重担,他如羽毛一般顺着风儿飘回了家,他把会将自己变成肉泥的秘密永远埋进了不会说话的大地,从此理发师平静了,他也因保守住了国王的秘密而被加官进爵。就这样,秋天走了,冬天也过去,春天已来到,有一天,理发师特意到河边去看埋“秘密”的地方,他看到埋“秘密”的坑上已长出了芦苇,便放心回城,再也不担心“秘密”被泄露。

第四幕  行刑

(铁链拖地的声音如同天幕深处浸出的泉水,起初的叮咚之声很快就如泉水流出泉眼在地上继续奔流。画外音“快走”幕启,兵丁甲乙押着卡内上)

兵丁甲:你给我走快点!行刑人已等待多时。

卡内:你们不要这么凶好不好,我又没犯什么罪。

兵丁乙:(在卡内屁股上踢了一脚)你还没犯什么罪?你为何告诉人们国王长了驴耳朵?

卡内: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信守了对国王的承诺。

兵丁甲:你还狡辩!如果不是你,这世上又会有谁知道国王的秘密,我们年老的国王,他又不亲近嫔妃,只有你理发师才能与他最近距离的接触,如果不是你说出了国王的秘密,又会是谁?

卡内:(停住了脚步)两位差爷,你们哪里知道,当初我看见国王这一秘密,我的确发誓不讲出去,可这秘密在我的心中就如葡萄酒发酵一样,我实在无法用我的心装存这秘密。我怕我某一天,神智错乱,向外面说出了秘密,便在秋天的一个下午将“秘密”埋进了河滩的芦苇地,冬天无事,春天无事,现在芦苇花开,我才听见整个世界的芦苇都在传诵一个声音:“国王米达长了一对驴耳朵。”可我并没有对谁说过这句话,现在是芦苇和空气在传播这一秘密。

兵丁甲:不识时务的卡内,所以你注定死,因为你违反了圣意,触犯了游戏规则,既然你看见了你不应该看见的东西,你就该在心中自然而然地将它忘记,千万不要把它留存在心里!国王是万民之主,你不幸发现了他的秘密,就应该视而不见,过眼即忘;可你口头上向国王承诺,背地里却总是不能忘记,最后自以为把秘密埋进土里了。可你忘了,这世间万物皆有耳朵眼睛!

卡内:(用手牵动铁链)好吧,我甘愿接受这惩罚,既然我已做了无法改变的事。如今满世界都在传播国王米达长了一对驴耳朵,我触犯了王威,所以该死!谁叫我不能保守秘密,谁叫我心中充满害怕——走吧。

(三人从台上横过,落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