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书(2012/11/19)

李必丰判决书全文
》或下载doc版李必丰判决书(2012年11月19日)

四川省射洪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2)射洪刑初字第105号

公诉机关射洪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必丰,男,1964年3月3日出生,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XXXXXX,汉族,四川省三台县人,高中文化程度,原系绵阳丰元测绘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家住四川省绵阳市XX区XXXXXX xxx号x幢x单元x楼xx号。1990年3月6日因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三年;1998年8月24日因犯诈骗罪,被绵阳市涪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000元。2011年9月8日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射洪县公安局挡获并刑事拘留,2011年l0月12日经射洪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月l 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射洪县看守所。

辩护人赵建伟,四川春雷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马小鹏,四川元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射洪县人民检察院以射检刑诉(2012)10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必丰犯合同诈骗罪一案,于2012年3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射洪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冯明明、代理检察员韩健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必丰及辩护人赵建伟、马小鹏到庭参加了诉讼。审理中,射洪县人民检察院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申请延期审理,经本院恢复审理,合议庭评议并报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射洪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10月9日,被告人李必丰与沱牌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沱牌公司)签订了购买该公司位于海南省海口市XX路XXXXD栋63套住房的《房屋买卖合同》。该合同约定价格为每平方米5000元,总价款3302.76万元。2010年10月25日前支付2000万元首付款,2010年11月25日前付清余款,若未按约定日期交清购房款,沱牌公司有权终止合同。2010年10月15日,被告人李必丰以前期准备工作需要为由,要求沱牌公司为其出具了《委托授权书》,提供了XXXX63套住房的房屋房产证、营业执照、国资委文件等复印件资料。2010年10月底,被告人李必丰开始通过房屋买卖中介公司及个人销售XXXX的63套住房。2010年11月25日,合同约定的付款时间到期后,被告人李必丰未能向沱牌公司支付房款,合同终止。后被告人李必丰仍然继续销售XXXX的房屋,大部分房屋实际签约时间为2011年3月以后,房屋的销售价格多数低于每平方米5000元,部分房屋销售价格为每平方米4000元左右。截止2011年7月,被告人李必丰已出售XXXX住房55套,购房户已交房屋预售款653.2584万元,其中转入沱牌公司帐户175万元。被告人李必丰涉嫌诈骗金额为478.2584万元。

2011年9月8日,公安民警在绵阳市将被告人李必丰抓获归案。

公诉机关提供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必丰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李必丰辩称:1、我从未与四川沱牌舍得集团公司签订过任何买卖合同,只是在2010年10月9日与四川沱牌集团公司签订过一份买卖合同。2、我最初与沱牌集团公司是买卖房产的合同关系,因2010年1 0月9日与沱牌集团公司签约后,20l0年10月14日海口市政府官布了限购令,我与沱牌集团公司签订

的合同与政府限购令相抵触,所以合同失效,沱牌集团在合同失效的前提下,让我帮其处理房产并于201 0年10月15日给我出具了授权委托书,所以我与沱牌集团公司的关系由买卖变为了委托。3、我从未拿过沱牌集团公司一分钱,海口XXXXD栋63套房产仍然是沱牌公司的产权。4、是我自己到绵阳市公安局去

说明情况的,不是被抓获归案的。综上,公诉机关指控我犯诈骗罪的事实不实,我没有犯罪的故意,指控的诈骗罪不能成立。

辩护人赵建伟、马小鹏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沱牌公司在海口的63套房产原始取得发票和产权属性是谁及土地大证为何在李伟河手中,沱牌公司于2011年7月31日通知李必丰、马小鹏律师、李伟河到沱牌要求交2000万元交易就结束,可以办证的事实庭审中未查清。2、海口63套房产的真正产权人应是射洪县国资委而不是沱牌公司,沱牌公司以产权人的名义与李必丰签订合同是违法的。3、在海口市政府已出台限购令的情况下,沱牌公司打包将房产卖给李必丰,违反了限购令的规定,是违法的。4、沱牌公司给李必丰出具的授权委托书是独立于买卖合同以外的,该案不是合同关系,而是委托关系。5、本案受害人是谁不明确。房款是购房人的钱,63套房产仍然在沱牌公司名下,沱牌公司并未受到损失。6、李必丰的售房行为只是超越了代理权限,沱牌公司可以追认或不追认。7、2011年9月6日,李必丰主动到绵阳市公安局,要求与射洪联系解决房产纠纷,与射洪公安抓获经过不符。8、李必丰没有加重处罚的情节。

经审理查明:1995年,四川沱牌集团有限公司(现为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沱牌公司)在海南省海口市XXXX购买了63套商品住房。2010年海口市房地产价值上升,沱牌公司决定将该63套房屋对外出售,在报经射洪县国资委批复同意后,沱牌公司对外公布了房屋出售方案。

2008年7月30日,被告人李必丰出资25500元、金某某出资4500元,共计30000元设立了绵阳丰元测绘技术有限公司。2011年6月16日经有关部门年检,该公司全年亏损90000余元。

2010年2月,被告人李必丰得知沱牌公司在海口市的房产要出售认为可以从中营利,便通过朋友胥某和的父亲胥某剑介绍,向沱牌公司提出愿意整体购买沱牌公司在海口市的房产的意向,并表示自己个人有能力支付全部购房款。通过商谈,2010年4月25日沱牌公司与被告人李必丰强马壮签订了63套房产的《房屋买卖合同》。因被告人李必主未按约完期限付款,双方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终止。201 0年10月1日沱牌公司将63套房产的物业管理权交给“海南和城物业管理公司”,双方约定租赁期为一年即2011年9月30日期满。

2010年7月,海南省海口市“锦辰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刘某刚听说被告人李必丰整体购买了沱牌公司在海口市的63套房产要出售,同年8月,刘某刚到四川绵阳市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被告人李必丰,并与被告人李必丰商谈想整体将该房产接转。被告人李必丰为了从中营利,又于2010年1 0月初再次来到沱牌公司表示自己愿意整体购买沱牌在海口的63套房产,因海口币房产价格开始下滑,沱牌公司与被告人李必丰于2010年10月9日再次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合同约定:沱牌公司将63套房产以每平方米5000元的价格整体出售给被告人李必丰,房产总价人民币3302.76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被告人李必丰须于2010年10月25日前向沱牌公司支付前期购房款2000万元,余款1302.76万元2010年11月25日前付清;所售房产以现状为准,自乙方(李必丰)接房之日起由乙方自行承担本房产及水、电、气等各项设施设备的维护工作并承担相应费用,若乙方未按约定交清房薪,甲方(沱牌公司1有权终止本合同另行处置房产。签约后,被告人李必丰以前期准备工作需要为由,向沱牌公司索要授权委托书等相关资料。沱牌公司为了配合被告人李必丰收回已。租赁给“海南和诚物业”公司的63套房屋及李必丰出售63套房产的交接、过户、办证、纳税工作,遂干2010年10月15日为被告人李必丰提供了沱牌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表、射洪县国资委同意出售XXXXD栋63套房产的批复、房产证、土地证、授权委托书等相关资料复印件,并于2010年10月20日左右委派公司职工赵某通和法律顾问罗某某赴海口市配合李必丰与“和诚物业”公司商谈提前收回其已租赁的63套房屋事宜和交接工作。2010年10月刘某刚因故向被告人李必丰明确表示不愿购买该63套房产,20l0年10月25日李必丰应向沱牌公司给付购房首付款2000万元而未付。按合同约定,被告人李必丰与沱牌公司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应终止。但被告人李必丰仍然为卖出沱牌公司的房产四处活动,并采取隐瞒事实真相的方法,以沱牌公司房屋销售代理人名义先后与“海南民和公司”、‘‘海南伟辰房地产公司”、  “海南明德实业公司”签订了沱牌公司在XXXXD栋63套房产的代卖委托协议和销售合同,同时被告人李必丰为了使“和诚物业公司”交出租赁的63套房屋顺利卖出,在未经沱牌公司许可的情况下,与“海南中源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李某河签订了一份《房屋维修协议》,协议约定,由被告人李必丰将63套房屋的消防、水管、电梯等维修工作交由李某河公司作业,被告人李必丰支付李某河公司工程款400万元。随后,上述签约公司和其他中介公司及被告人李必丰便公开以大多数房价低于合同约定每平方米5000元的价格向社会公众出售沱牌公司在XXXXD栋的63套房产。2010年12月,沱牌公司得知被告人李必丰在海口市沱牌公司代理人身份向公众出售公司房产时,便发出了“沱牌公司关于解《房屋买卖合同》的通知”,并派公司员工李某于2011年2月9日将该通知亲手转交被告人李必丰,同时通过挂号信邮寄的方法将该通知书送达绵阳市被告人李必丰的姐姐李某琼,并邮寄“和诚物业公司”冯某和要求将该通知代为张贴在XXXXD栋小区内。2011年5月24日,沱牌公司在海南特区报上刊登了《四川沱牌公司关于海口市XXXX有关房屋交易信息的重要声明》。至此,被告人李必丰在明知《房屋买卖合同》已终止并收到沱牌公司解除合同通知和登报声明发表的情况下,仍然继续出售沱牌公司的房产,并特意将部份2011年出售的房产的签约时间改变为2010年。至案发时止,被告人李必丰已出售沱牌公司的房产59套,共收取46户购房户房款652.2584万元,除购房户汇给沱牌公司房款175万元和转付李伟河150万元作63套房产维修费、周琳中介费31.5万元之外,被告人李必丰个人实际获得售房款295.7584万元,由被告人李必丰挥霍耗用。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明:

(一)公诉机关出示并经质证的证据:

1、被告人李必丰的书面供述:2010年2月,听说沱牌公司要出售在海南省海口市的房产,我觉得这个生意可以做,后通过朋友胥春和的父亲胥德剑出面引荐给沱牌公司董事长李董,我给李董介绍我是帮四川瑞鑫投资担保公司做事,想购买沱牌在海南的房产。李董叫我和公司副总陈亮、物业公司经理冯小华联系。2010年4月26日,陈总(陈亮、以下同)和我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后因按购房约定我要先垫付购房税费960多万元,我当时没有那么多资金垫付税费,加之沱牌公司已将房屋出租他人要2010年9月租期才到,我就放弃履行合同了。

20l0年8、9月,刘永刚(海口市锦辰房产开发公司总经理)找到我说想从我手里把这些房产(沱牌在海口的房产)整体买过去,我同意了。后我打电话问冯小华公司在海口的房产出租期到期没有?冯说已全部收回公司了,有意向要买来公司谈。我到沱牌公司和李董谈了,当天(20l0年10月9日)我和陈总再次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合同约定我购房价格为5000元/平方米,建筑面积6605.52平方米,购房总价3300多万元,我2010年10月25日前向沱牌公司首付房款2000万元,2010年11月25日付清尾款。后我到海口找到替沱牌公司管理房产的和诚物业的冯志和并给他看了购房合同,冯说沱牌公司这些住房已租出去了,我又到海口市房管局去调查,工作人员告诉我沱牌公司的房产属于HJ确权证,不能交易,要交易需转换成HK产权证,转换后每套房屋面积就按套内面积算,每套房产的产权证上面积会平均减少20平方米,我会多付1200平方米的钱。我在冯志和的指弓1下看了沱牌公司的房产,发现住房年久失修漏水、没有消防设施、内部破旧,20l0年10月14日,海南省颁布了购房限购令,对我购买沱牌公司房产造成较大影响。2010年10月15日,我到沱牌公司找到陈总,把在海口看房的情况给他说了,并说有下家想购买沱牌公司房产的事情,我要求陈总把委托书给我出了,我才好和下家操作出售沱牌公司房产的事情。陈总同意了,并安排沱牌公司的人员给我出具了委托书,还把公司的营业执照等一些资料交给了我。后我到海口市找到冯志和,要求他收回沱牌公司的房产,因和诚物业租到沱牌公司的房产不到一个月,且租金已交给了沱牌公司,冯志和不愿收回房产,我把情况给沱牌公司反映了。刘永刚知道这个情况后,给我说沱牌公司的房子都收不回来,他不购买了。

2010年10月25日,我给沱牌公司支付首付款(2000万元)的日期到了,因沱牌公司无法收回房产,下家又不愿意购买了,我以个人名义给冯小华发了一封《关于XXXX交易潜在风险及解决方式》的电子邮件,还给陈总打电话告诉他购房风险的事情,陈总原话是:你其它莫说,钱给了再说。后我找到中源集团的老总李伟河(冯志和公司的领导),同时我还与海南伟辰房地产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周文俊签订了《房屋代卖合同》,约定由周文俊的公司来代为出售沱牌公司在XXXX的63套房产,代卖价为5200元/平方米,每一套房支付10000元共计630000元的定金给我。因周文俊没有实力只是赚点中介费,他又联系了海南民和房产公司的陈文火,后陈文火将630000元的定金打到我的个人帐户上,陈文火就发布了售房公告,销售控制表注明:从2楼开始,底价4500元/平方米,每层依次递增100元/平方米。两天时间63套房子全被意向认购,并且购房者和我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但未付款)。李伟河知道这个情况后,找我说他不同意我与周文俊之间的售房协议,他要找海南明德房产公司的周琳来销售这63套房屋。我同李伟河商量因我与周文俊签订了房屋代卖合同,李伟河就要求10楼以上的房屋由周琳出售,否则不会交出这63套房屋。我为了能顺利出售这63套住房,和李伟河达成书面协议:李伟问负贡维修安装D幢的消防、水管、电梯等工程,共计400万元;另我和周琳签订房地产代销合同,协议约定周琳代售房价为每平方米5000-5200元,周琳给李伟河支付维修安装费1500000元,我就给周琳出具40份有我签章的房屋买卖契约。因市场不好,周琳一套住房都没卖出,他找海南房管局的陈强要求把住房的确权证由HJ变为HK产权证,际强说可以更改,但平均每套房屋要减少20平方米的面积。同琳找我再签一个补充协议要求降价,我与周琳签订了一个补充协议,约定每套住房销售底价为4400元/平方米,周琳卖了30多套。

2011年2月9日,李康(沱牌公司职工)打电话叫我去沱牌公司说有个信件要转交我,李康把信给了我,我一看是沱牌公司发给我的《重要声明》和《沱牌公司关于解除(房屋买卖合同)的通知》,上面时间都是2010年10月26日,我觉得泣牌公司在做假就没有管。2011年2月20几号,我姐李碧琢打电话给我说沱牌公司给我邮寄了一封挂号信,叫我去拿,我想应该是李康转交给我的那些东西,我叫姐别管。2011年4月20日,我、李伟河、冯志和去沱牌公司解决这63套住房的问题,冯小华代表公司宣布终止沱牌公司就海南63套住房出售对我的委托,并让我在4月27日之内将公司提供的委托书归还公司,我答应了。因周琳已经出售了一部份住房,有些住房已开始装修,我没有办法:2011年5月24日,我在《海南特区报》上看见沱牌公司刊登的《关于海口市XXXX有关房屋交易信息的重要声明》,马上通知律师代表我去沱牌公司处理纠纷,希望沱牌公司能降价将这63套住房出售给我,但沱牌公司坚持原价销售,并要求我于8月30日之前支付2000万元后再谈。2011年7月,沱牌公司的冯小华、张经理和田律师到海南找到我说:要不就支付房款2000万元,要不就退还房屋。后我和律师廖光到射洪谈这63套房子的事情,我还是承诺并给他们写了一份承诺书:今年7月30日之前支位1000万元给沱牌公司,8月30日之前支付2000万元。我没有钱来支付这笔款,到期后沱牌公司来找我收钱,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

准确地说,我个人是没有那么多资金来履行这个《房屋买卖合同》的,但我是有能力运作资金,用外部融资来履行我和沱牌的买卖合同。按照合同约定,我于2010年10月9日和沱牌公司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已经终止失效,由于合同要约发生变化,导致这个合同终而不止。这63套房产中还有4套(304、305、205和另一套)没有出售,我一共收取了近800万元的房屋预售款(我实际收到250多万元,加上周琳付给李伟河的150万元、周琳给我打的110万元欠条),我个人没有给沱牌公司一分钱的购房款。2011年7月,我通知购房户给沱牌公司支付了270多万元。我出售的房子,有的是今年付的款今年签的合同,有的是去年付的款今年签的合同。《授权委托书》是建立在《房屋买卖合同》基础上的,因一是限购令、二是物业移交房产、三是税费问题,使我不能顺利履行合同,为了保证合同顺利履行,沱牌公司给我出具了3份委托书?我认为我是沱牌公司的委托人,委托我出售公司在海南的63套住房,所以我和购房户签约时,把甲方写的沱牌公司。2010年10月l 5日沱牌公司绘我出具了委托书,我通过与沱牌公司接洽,双方也默认了合同没履行的结果,所以我一直都在合同中止的情况下出售住房。我本身就不认为我买了沱牌公司的房子,我不会给沱牌公司打钱,是购房户在买沱牌公司住房,所以我没有把这250万元交给沱牌公司

2、证人证言

(1)证人胥德俭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通过我儿子胥春和认识李必丰的。去年(2010年)春节后,李必丰来射洪找我说他在绵阳、西安搞房地产很有实力,拿个2000万元的现金没有问题,他听说沱牌公司在海口有房产要出售,让我帮忙联系,他愿意整体买下沱牌公司在海口的房产。我就给李家顺董事长打电话说一个搞房地产的叫李必丰很有实力,想买沱牌在海口的房子,拿个2000万元现金没有问题。李家顺说有2000万现金可以谈。过了10多天,李必丰和我到沱牌公司找到李家顺,陈亮、冯小华等人也在场。我给他们介绍了李必丰有实力购房的情况后,沱牌公司就安排陈亮、冯小华负责谈这个事宜。今年(2011)7月,陈亮、冯小华找到我说李必丰签订合同之后到现在为止还没给沱牌公司付款,而且承诺7月底给沱牌公司支付500万元,现在联系不上李必丰,请我帮忙联系李必丰。后我电话联系上李必丰问他怎么还没给沱牌公司付钱?李必丰答复他很快就会把钱付给沱牌。今年8月初,李家顺把我接到沱牌公司,给我讲了去年两次李必丰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的情况,并说李必丰在没有给沱牌公司一分钱的情况下,以4000多元/平方米的价格在出售沱牌在海口的房产。我当李家顺的面给李必丰打电话质问他:你不是说你有2 000万的现金,现在你承诺给沱牌支付500万也没有给一分钱?李必丰说沱牌公司名称变了,帐号变化无法打钱了。我又问李必丰:说你都卖了好几十套了,说你卖成4000多元每平方米,这些钱又到哪里去了?李必丰说:我要去找那些中介公司,价格是他们给我定的,房子是他们给我卖了的。后我给李必丰说他如果要履行合同的话,就必须在规定时间向沱牌公司支付现金,并在三天内到沱牌处理事情。

(2)证人李家顺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1995年沱牌公司在海口市XXXX购买了63套房屋。2010年海口市房地产升温,公司考虑将这些房屋出售,并报县国资委同意后,对外公布了出售方案。2010年2、3月,胥德俭给我打电话说他介绍人来整体购买沱牌在海口市的63套房产,我同意他带人来公司具体谈。2010年4月,胥德俭和一个叫李必丰的人来公司找我,并和我及公司副总陈亮具体商量了房屋价格等方面事宜,李必丰声称自己的公司有这个能力支付房款,我安排陈亮和李必丰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大概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李必丰没有按合同约定向公司支付购房预付款,公司就终止了和李必丰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2010年10月,公司法律顾问田文松、罗小平和李必丰到公司来,要求再次谈整体购买公司在海口的63套房产的事情,陈亮给我说李必丰要求将63套房产的价格由5500元每平方米降为5000元每平方米。我给陈亮说海口的房价现在确实在降,李必丰要求每平方米降500元也可以,只要钱兑现,不出问题。我和陈亮、田文松、罗小平、冯小华与李必丰见了面,我对李必丰说你必须要把钱兑现,而且要说话算数。说后我安排陈亮、冯小华、田文松、罗小平具体和李必丰商量签订合同的事情。2010年12月,海口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公司在海口的房产已经出售了,我才通过公司副总陈亮了解,才知道了公司给李必丰出具了《授权委托书》,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我们与李必丰只存在按约履行合同的问题,公司没有和他签订任何补充合同或者补充协议规定沱牌公司支付房屋维修的事情,我个人也没给李必丰任何承诺,我也不认识李伟河这个人。我们在制定合同时明确规定,李必丰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向沱牌公司支付购房款,否则合同就中止。公司与李必丰第二次签订合同后,我就再没有与他见过面了,他也没到公司来找到过我,所以不存在与他谈继续履行合同的事情,更不用说向他承诺之类的事情。

(3)证人冯小华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沱牌公司物业公司的经理。2010年4月,经人引荐一个叫李必丰的人主动到公司来接洽购买公司在海口市的63套房产的事情,他想以个人名义来购买这些房产,他说他在新疆开矿,购买这些房产可以在一个月之内付现金。经公司了解,李必丰是绵阳市丰元测绘公司的法人代表,认为他有实力购买。2010年4月25日李必丰与公司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合同约定李必丰于2010年5月20日前一次性交清购房款,63套房产每平方米售价5500元,房产总价36330360元。因公司在海口的房产都是租赁出去的,后租赁协议不再续约,以保证李必丰付款后可以拿到房产。付款日期到后,李必丰没有如约付款,公司与李必丰所签合同作废。2010年8月31日,公司与海南明珠长城置业公司的包租协议到期后,又将这些房产的物业管理权交给了海南和城物业管理公司。2010年10月,李必丰又来沱牌公司洽谈购买房产事宜,因海口房产价格下滑,经再次协商,双方于2010年l0月9日又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63套房产以每平方米5000元出售给李必丰,房产总价33027600元,合同约定李必丰于2010年l0月25日前向公司支付首付款2000万元,余款2010年11月25日前付清。签约后,为便于处理房产交易辜宦,李必丰就借用了沱牌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税务登记证复印件、射洪县国资委批复文件等相关资料,并从公司得到了一份授权委托书复印件,公司即安排员工赵朝通、法律顾问罗小平协同李必丰去海口市处理房产出售事宜。两次付款期限到期后,李必丰没有给公司打款也没有付款意向。2010年12月下旬,有人打电话告知公司李必丰在海口出售63套房产,公司调查李必丰委托中介公司在网上出售沱牌公司房产,并收取了部分购房人的认购款。2011年1月27日,公司按李必丰在合同中留的地址以挂号信向李必丰发出了书面的《四川沱牌公司关于解除房屋买卖合同的通知》,同时公布终止李必丰购房合同的重要声明,并请公司员工李康于2011年2月9日亲手将《解除合同的通知》交给李必丰。2011年7月19日,我们在海口市问李必丰收到《解除合同的通知》没有?李必丰承认收到了。2011年春节后,李必丰明知(与沱牌公司)合同已终止的情况下,没有通知沱牌公司的情况下继续以委托人的身份对XXXX水、电、消防设施进行维修并安装了两部电梯。2011年4月20日,海南中源集团负责人李伟河、海南和诚物业经理冯志和与李必丰来沱牌公司洽谈房产事宜,李必丰告诉我他已花了200多万元将63套房水、电、消防设施进行了维修,并安装了两部电梯,房子也已经在出售,造成了既成事实,问公司怎么处理?我代表沱牌公司当面向李必丰宣布停止他的一切授权,以前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都是无效的,要求他退回在公司借用的一切资料。我们多次催促李必丰退回相关资料,李必丰每次都同意要交回,但他一直没有交回这些资料。2011年5月24日公司在《海南特区报》发表了《四川沱牌集团公司关于海口市XXXX有关房屋交易信息的重要声明》。2011年7月18日,我和田文松等人到海口市找到李必丰和他委托的海口市明德房屋销售中介公司经理周琳核实,公司在海口的63套房产已被李必丰出售52套,共收房屋预售款559万元(其中李必丰收274万元,明德公司帮李必丰收285万元)。至今李必丰未向沱牌公司支付任何款项,公司没有收到李必丰的一分钱,2011年7月28日后,周琳才以购房户的名义陆续向沱牌公司专付了175万元的预售款。李必丰通过邮件方式给沱牌公司发送过一份《关于XXXX交易的潜在风险及解决方式》这件事情我有点印象,但当时沱牌公司的意思是李必丰你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就算了(指履行房屋买卖合同)。我们也没有必要理会。我知道李必丰与李伟河签订的房屋维修合同,但是沱牌与李必丰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上面写明的是按房屋现状出售,所以李必丰维修房屋产生的维修款并不关沱牌公司的事。

(4)证人陈亮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沱牌舍得集团公司副总经理。2010年3月18日,射洪县国资委同意我们(沱牌公司)将海口市XXXXD栋63套住房对外出售。20l0年4月25日,我和冯小华等人代表公司与李必丰在公司会议室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20l0年5月20日约定李必丰一次性付清房款36330360元,到期后,李必丰未付款未履行合同。2010年10月李必丰再次来公司洽谈要求购买该房产。2010年10月9日我和冯小华受公司委托再次与李必丰重新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合同签订后,李必丰以前期准备工作需要为名,从公司骗取了房产证、土地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复印件各一套、授权委托书及射国资发(2010)4号文件原件各一份。公司安排赵朝通、罗小平与李必华同去海口进行房产交接工作。2010年10月25日,李必丰没有按约定将2000万元首付款打到公司的帐户上,20l0年11月25日的最后付款期限,李必丰仍然没有付款意向。20l0年10月27日赵朝通、罗小平从海口回来后,我就交待冯小华要求收回(李必丰拿走的)这些资料,冯小华汇报说他多次催促李必丰一直没有归还。20l0年12月李家顺董事长在海口的朋友告诉有人在卖我们海口的住房,公司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我根据公司意见安排冯小华通知李必丰解除《房屋买卖合同》,在《海南特区报》上公布声明解除与李必丰的售房合同和授权委托书。经我们到海口市初步了解得知:李必丰从2011年2月开始,以公司名义向社会出售约52套房屋。我在(2010年4月25日)签订合同前问过李必丰是否有购买这63套住房的经济实力,李必丰信誓旦旦的给我说他有钱买房子,说他在绵阳开测绘公司、新疆开矿、贵阳和济南还有工程款没有收,保证能够顺利履行合同。我公司是2010年10月1 5日给李必丰出具的《委托授权书》,授权书囟容是李必丰全权代表我公司对海口市XXXXD栋63套住房的交接管理、产权性质变更及产权过户、各项税、费缴纳事宜。因李必丰履行20l0年10月9日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必然涉及授权书提到的事项,因此该委托授权书是建立在李必丰履行与公司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基础之上的,为了方便李必丰履行该合同处理相关事宜,公司就给李必丰出具了《委托授权书》。李必丰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任何预付款,因此《房屋买卖合同》就中(终)止,同时《委托授权书》当然失效了。公司与李必丰没有签订任何补充协议或补充合同,也没有给他任何口头承诺。

(5)证人赵朝通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沱牌公司督察部门经理。2010年10月15日,陈亮副总经理叫我去他办公室,冯小华和购房人李必丰在场。陈亮说:公司在海南的房子已整体出售给李必丰了,叫我配合李必丰准备些资料。李必丰讲他需要公司给他一个委托书,一是委托他可以代表公司交接管理XXXX房子(因物业公司不让他看房子);二是代表我公司将商城的房子产权证性质进行变更,由不可上市交易变为可上市交易;三是产权性质变更、过户税费由他支付。陈亮听后叫我去给李必丰制作委托书,我制好后交陈亮审阅后,打印了3份盖上公司公章后交给了李必丰。10月18日李必丰打电适说15号的委托书不能用,要公司再给他出具一个法人委托书,李富全副总经理说:钱没到位,不能给他资料。陈亮与李富全沟通后,没有给李必丰提供。李必丰在海南协调房产移交业务难度大,二一直未向公司缴首付款,公司安排我和罗小平10月20日到海南协助处理。我们先与和诚物业公司协商,说明我公司房产要出售,希望物业公司按我方要求退房,物业公司冯志和表示他不能作主,拒签收书面通知,我们采取邮寄的方式将通知寄给了和诚物业公司,同时给公

司负责人李伟河打电话表明我公司收房意见,李伟河未明确表态。后我们一边与李必丰磋商收房事宜,一边要求李必丰履行合同向我方支付购房首付款2000万元。10月25日,公司与李必丰合同约定支付2000万首付款的最后期限李必丰也没有支付,我们于10月26日返回公司。

(6)证人李康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沱牌公司的销售经理。2011年2月几号,销售公司的罗成交了一份文件给我,叫我转交给李必丰,说是领导交办的。后我联系上李必丰与他见面时问他,既然你和沱牌做生意(因李必丰之前给我说过他在买公司在海口的房子),为什么沱牌的人联系不上你?公司喊我来给你送这份文件?李必丰说他换了新号冯小华他们都晓得,也不知为什么联系不上他。后在沱牌小区我家里,我把这份文件交给了李必丰,李必丰在我送达的文件背面写了些字,我也在他写的内容后面签了字。文件的具体内容我没有看。

(7)证人陈文火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海南民和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法人。去年(2010)10月30日,海南伟辰房产公司的周文俊找我说四川沱牌公司在XXXX的房子委托李必丰在负责销售,就把李必丰带到我们公司介绍给我认识。李必丰让我帮忙销售XXXXD栋的63套住房,我们之间还签订了一份《委托协议》,协议约定最低价含税是4000元/平方米,并支付李必丰63万元定金(即每套1万元定金)。签约后我2010年11月3日、2011年3月16日通过银行转帐方式支付了60万元给李必丰,还有3万元给李必丰现金,后来李必丰又找到我们公司,说中源集团的李伟河、明德房产的周琳他们要整个购买住房,让我们公司不要销售了。李必丰答应转售4套(405、406、506、606)住房给我,其中以我的名义买了405、506两套,以公司员工陈文泉名义买了406、606两套,公司员工熊兴松以个人名义购买了401、403、408三套,总共7套房子。我买成4000元/平方米,两套房子总价80多万元,我每套房子支付了10万元房屋预付款和定金给李必丰,共计支付了20万元给李必丰,现我已将405卖给黎锴,卖成50万元总价(黎锴已付10万元),熊兴松购买的401、403、408三套也卖出,熊兴松把这三套房子钱25万元给了我,让我转给李必丰,李必丰给熊兴松开了收到25万元的收据。另405、406、506、606四套住房,李必丰给我开了40万元的收据,用以冲抵我付李必丰的63万元定金。李必丰一直给我吹嘘有很多人欠他的钱,最开始李必丰是坐摩的、打出租车来找我,后他又租了一辆现代汽车来找我,去年下年李必丰开了一辆奔驰车过来,感觉他不是很有经济实力。加上我借给李必丰的钱,他至今还欠我三、四十万元钱。

(8)证人陈文泉的书面证言证实:我在海南民和公司上班,负责销售中介房产。我是通过陈文火认识的李必丰,大概去年(2010)12月,我和陈文火在李必丰那里分别买了两套住房。我买的406和606,买成4000元/平方米,签约后我一共给李必丰支付了20万元。

(9)证人熊兴松的书面证言证实:2011年1月9日,我和李必丰签订了《房屋认购协议书》,买了40l、403、408三套房子,其中401是4400元/平方米,总价443520元、403是4050元/平方米,总价451291元,408是4600元/平方米,总价512578元。401号转卖郑楚湖,我支付李必丰5万元。

(10)证人曾常杰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海南朝阳红房地产公司业务部经理。去年(2010年)年底,我们了解到XXXXD栋沱牌公司的63套房产要出售,就主动联系到李必丰。我们作为中介公司和李必丰谈好房子的底价,以二楼住房4600元/平方米为最低价,每层按50元/平方米递增,最终销售价格由李必丰确定。我们一共中介了三套房,202号陈胜、802号袁颖、804号刘玉香。

(11)证人刘永刚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海口市锦辰房地产公司总经理。2010年大概6、7月份,海口市朝阳红公司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沱牌公司在XXXXD栋有63套房子要卖,因为我是做房产中介的,对这个楼盘比较感兴趣。2010年7月底,我到绵阳市通过廖光认识了李必丰,他给我介绍他购买了沱牌在海口XXXXD栋的63套房产,他现在想把玟此房子卖掉:如果我有意向的话,他就以4200元每平方米的价格整体卖给我。我当时觉得这个价格贵了,没谈成。第二天我又和李必丰谈购房的事,最终我们谈成以3800元每平方米的价卖给我,由我支付税费。李必丰说他已经给沱牌公司交了500万元定金,要我打500万元到他的帐户上,我说房子是沱牌公司的,打钱也只能打给沱牌帐户上,这个事情就没有谈出结果。2010年10月,李必丰带沱牌公司的法律顾问和一个员工到海口市,李必丰给我说:沱牌公司把D栋63套房子租给物业公司价格很便宜,租出去就赚了一大笔钱,现物业公司不愿意把这些房子移交给我,这次就带人来办理房屋的移交。当时我很想做成这件事情,筹措资金来购买63套房子,后考虑到房子不能及时移交和不能及时卖出去,我给李必丰说不买了。2010年春节后,李必丰叉和我商量,如果我不整体从他手中购买这63套房子,就换个方式合作,让我打80万元保证金到他帐户上,我帮他代理出售这63套房子,他说房子以每平方米4200元的价格让我给他代卖.把售房款打到他的个人帐户上,由他交给沱牌公司,超出4200元以上的韶份就是我的利润。我和李必丰交往过程中发现他吹牛很厉害,说话不着边际,我在网上搜索了李必丰的个人资料,发现李必丰曾因反革命罪、合同诈骗罪坐过两次牢,他给我出具的沱牌公司的手续不完备,加之说由他将售房款给沱牌公司,我就明确表态不和他进行任何合作。我觉得他(李必丰)没有经济实力来一次性购买沱牌公司的63套房子,只想用空手套白狼的方法来赚取房子的差价,最先他只租了一辆旧的现代车来找我,后听说海口市的一个房屋中介公司帮他卖房子,给他打了几十万元钱,他就买了一辆奔驰越野车开过来,所以我觉得他自己没有经济实力。

(12)证人冯志和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海南和城物业管理公司经理。龙华区龙华路29号XXXXD栋63套房产是沱牌公司的,2010年l0月1日,我们物业公司和沱牌公司签订了D栋63套住房的《房屋租赁合同》,沱牌是出租方,物业公司是承租方,租赁期一年至2011年9月30日期满。2010年10月20日左右,李必丰拿着沱牌公司开具的“委托授权书”找我,称沱牌公司已委托他全权代表办理D栋63套住房交接管理、产权性质变更及产权过户各项税、费缴纳事宜,他要收回这63套房产。因物业公司租赁才不到一个月,而且租金已付给沱牌公司,我给李必丰说现在不好办。2010年10月22目,李必丰和沱牌职工赵朝通、律师罗小平来找我要求收回这63套房产交给李必丰,并要求我在一份要求我公司一个月之内收回63套房产移交给李必丰的通知上签字,因要公司研究我就没签字。后李必丰来找我,我给他说房产我们出租不到一个月,租金已交给沱牌,损失怎么算?李必丰口头答应损失由他承担,我们就陆续收回D栋住房,把房产交给了李必丰。50l号是去年(2010)12月我和李必丰讲好订过一份合同,每平方米4650元,总价468720元,以我妻子邱惠娟的名义买的,因李必丰把合同搞丢了,今年(2011)2、3月与李必丰重新签订的《房屋买卖契约》;502号房是今年4、5月份以我女儿冯琬茹的名义(实际是侄女邱黛君要买)买的,总价372960元。这两套住房实际没有给李必丰一分钱。501号房没有给钱是因李必丰之前答应赔偿和城物业公司租金损失大概30多万,所以我没给他拿任何钱,李必丰还给我打了一个收到我46万元的收条(我给李必丰写了没交46万元的说明);502号房是在明德公司周琳那里订的,房价李必丰在场确认的,当时李必丰也给周琳开了一张10万元的收据作为502号的购房款。501号《房屋买卖契约》时间2010年11月2日和502号《房屋买卖契约》时间2 010年11月14日都是李必丰亲自签的,具体原因我不知道。2011年1、2月的样子,我收到冯晓华寄给我的

《四川沱牌公司关于解除与李必丰(房屋买卖合同)的通知》,冯经理叫我马上把这个通知张贴在XXXXD栋,我就按要求把通知贴在商城D栋一楼的巷道里。

(13)证人李伟河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海南中源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我是大概去年11月认识李必丰的,因为沱牌公司在XXXX有63套住房是出租给我们公司(和城物业公司)的,沱牌公司委托李必丰到海口负责出售这些住房,他来时也给我们出具了沱牌公司的委托书,、李必丰主动找我做的D栋电梯安装以及水电维修工程,我和李必丰签订了一份协议,按市场价值估算维修工程预算大概是400万元,我和李必丰商量谈好的,李必丰亲自验收,反正不管盈亏都是400万,两部电梯开通了,其余工作在开展中。李必丰已经给我支付了150万元(这150万元是明德房产公司周琳陆续给我的,因周琳代理销售XXXXXX套住房,他和李必丰签订了合同给付李必丰150万元定金,我收这150万元抵减李必丰应付的维修款)。另外我还在他(李必丰)那里拿了2101、2102、2103、2108四套住房,按建筑面积是每平方米3046.5元,四套总价129 3152元,这四套房子我和李必丰签订了《房屋买卖契约》的,但我没给钱。李必丰给我出具了收到我的购房款1293152元的收据,我也给李必丰写了一张收到他交来D栋63套房屋维修款的收据(实际我应付的4套房抵减李必丰应付的我维修款)。四套房款加上150万元的现金,李必丰共给我支付了279万余元。《房屋维修协议》是我和李必丰在我办公室签订的,我和李必丰一人一份,李必丰在我办公室把这份协议传真给冯晓华的,我也没有必要再把这个协议传真给沱牌公司。李必丰从沱牌公司购买了63套房产后,海口市的房地产市场越来越疲软,房价一直下跌不好卖,李必丰叫我帮他联系人代理出售这63套房产,我和周琳是朋友,就介绍周琳和李必丰认识,后来他与周琳是怎么进一步接洽的我就没过问了。2101、2102、2108三套房子是以我侄女李洁、李琦、侄儿李咏龙的名义购买的。2103是以我弟媳刘海红的名义购买的。

(14)证人周琳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海南明德实业公司总经理。

2012年2月21日证:2010年10月,李伟河把李必丰带到我办公室,李必丰自称是成都市诚悦集团的老总,给了我一张名片。李必丰给我说沱牌公司委托他出售公司在XXXXD栋的63套房产,他知道我在做房产中介,就让我尽快找客户帮他把这些房产出售出去,我同意代理出售,2010年10月21日,李必丰在我办公室和我签订了《房地产代理销售合同》。签约后,当时海口房地产市场价格一直下滑,2010年12月22日,我又与李必丰协商并签订了补充协议,把我代理销售的房价作了调整,直到2011年3月、4月,我说服朋友和老家的亲戚买房,才开始卖出第一套房子。

合同和补充协议都是李必丰起草的,他没有把楼层差价这一块涉及进去,这63套房产都是二手房,海口市二手房都有这个约定俗成的规矩,绝大部分二手房买卖是没有楼层差价的。

2011年8月24日证:……当时我和李必丰谈好,帮他介绍一户我收中介费5000元。我和李必丰最初谈好房屋最低销售底价是每平方米4400元,今年4月限购令出台后就把最低销售价调整至每平方米3700元左右,如果每平方米卖到5000元以上,多出的利润是我的,5000元以下我每套收中介费5000元。李必丰和沱牌签订的房屋买卖价格是多少我不清楚,他也没有给我说!我只是负责找客户,把客户介绍给李必丰,由他和客户签订买卖协议,收取首付款,首付款收取50000元认购金,收取100000元有50000元认购金和50000元定金。我一共介绍了34套购房户给李必丰(其中我自己买2套)。

2011年8月29日证:……《代销合同》要求李必丰在2010年11月22日前将63套房产全部移交我公司进行销售;我公司在合同签订后的三个工作日内向李必丰支付150万元定金给海南中源集团下属的物业公司;李必丰收到定金后要将63套房产中的5套以买卖方式和我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契约(以保证150万定金资金安全);乙方代售每平方米高于5200元的利润全归乙方,低于5200元的利润,甲、乙双方扣除沱牌公司给甲方的低价之后,利润5:5分成;达不到最低价时,代理费每套最低收取甲方5000元,调整后每平方米房价由甲方定价。《补充协议》约定:乙方代理销售价格以每平方米4400元低价进行销售,4400-5000元价格甲乙各占50%利润,高出5200元以上的价格利润归乙方所有。我的销售价每平方米4400元是按建筑面积计算的,按套内面积计算是不低于每平方米3700元,我卖这些住房价格全部都是经过李必丰认可、确认了的同时和购房者签订买卖契约。釜订第一次协议几天后我陆续把这150万元现金交给李伟河,150万全部到李伟河手中时就是2011年2月22日,所以李必丰给我出据时间是2011年2月22日。在签订合同的第二天(2010年10月22日),我打了30万元给中源公司,但李必丰没按合同约定在两个工作日给我过户5套住房,所以我就开始出售这63套住房,我出售的这些住房有部分是李必丰收的钱,我南昌老家的客户是把钱打到我帐上(共80多万元)的,我再转帐到中源公司作交150万元的保证金。我分别于2011年6月15日和7月15日通过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打到李必丰帐号上有35万,这些都是部分客户的购房款。在2010年10月21日签合同前,李必丰已开始在销售住房,按合同规定李必丰销售的也要算我的业绩,所以2010年10月19日实际是李必丰销售的。以明德公司名义代销的34套住房,其中502、2101、2102、2103、2108都是李必丰卖的,其余407、805、901、1001、1 002、l304、1408、1605、2001、2002、2003、2004、2005、2006、2007、2008、2208、2104、2105、2106、2107、2201、2202、2203、2204、2205、2206、2207是我公司销售的,除江西的购房者(100l、1 002、1304、l305、1408、1605、2005、2006、2007、2008、2208、2104、2105、2l06、2107、2201、2202、2204、2205、2206、2207)是打款给我,由我转李必丰,其余都打给李必丰的。2011年5月24日海南特区报刊登沱牌公司终止李必丰在海口有关房屋交易信息的重要声明我知道,我也找过李必丰,李必丰叫我不要管声明,有事他来承担责任。李必丰说:因为合同是你和我签订,你与沱牌没关系。

2011年9月20日证:……我(出售XXXX住房的《房屋买卖契约》)都是我在海口市政务中心买的,李必丰然后自己盖章签名,写好日期的大概有10几份交给我。李必丰让我帮他出售住房,他不在海南时,我们公司给李必丰电话多次沟通确定房价,然后公司员工代办,一切价格都由李必丰自己定好的,《房屋买卖契约》的时间全部是李必丰自己提前写好的。我卖的这些房屋,《买卖契约》签订的时间最早的就是今年3、4月卖给唐兵的那一套,所有的《房屋买卖契约》和收款收据上面的签订时间大部分都是2010年10月至2011年1月之间,这个是李必丰要求的,因为每个合同上的签订时间以及署名都是他自己签订好的。我销售的每一套价格都是经过李必丰同意了的,有的是他在场定下的,有的是打电话给他由他认可的,我出售的29套房屋,一共收取了290万(其中现金210万,转款80万),这290万其中打给李伟河150万元、打给李必丰35万元,扣除李必丰应付我63套房屋代理费31.5万元,我(以我和部分购房户的名义)向沱牌公司打款75万元。

(15)证人陈胜的书面证言证实:海口市XXXXD栋202号房,是2011年4月我们在李必丰那里买的,房子面积1 00。8平方米,每平方米买成5000元。我是2011年3月29日和“海

南朝阳红”房产中介公司签订的“房屋买卖预订协议”,当时就交了50000元给“朝阳红”房产中介公司作定金;2011年4月儿日,我(乙方)与“朝阳红”房产中介公司(丙方)、李必丰(甲方)三方一起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时,我缴纳了7 3000元(其中2 3000元作“朝阳红”公司的中介费)。两次购房款100000元一并交给李必丰的,李必丰给我出具了一份100000元的收据,“朝阳红”公司出了一份23000元的收条。有房屋买卖(居间)合同、房屋买卖预订协议、收条、收据<304 3352>、委托授权书、海口市产权证海房字第HJ006506号、李必丰身份证为证。

(16)证人谢兴玉、谢兴平的书面证言证实:大概去年(2010年)我听说XXXXD栋63套住房要出售,我知道是沱牌的房产,了解到李必丰在负责出售。2010年10月我与弟弟(谢兴平)一起找到李必丰商谈购房,当时李必丰把沱牌的授权委托书、射洪县国资委批复文件等相关手续给我们看。我们按照每平方米4800元的价格谈妥后,就一起签订了购房合同。因当时租出去的房子还未收回,我们按合同约定302号房(面积100.8平方米以我名义买的)首付30%,303号房(面积111.43平方米,谢兴平以儿子谢冬名义买的)首付50%,所以没给首付款。今年(2011)2月份李必丰告诉我们房屋已收回。让我们付款交房,我和弟弟谢兴平于2011年2月24日共计转款给李必丰412584元。有房地产买卖契约2份、收据2份3043342、3043343>、中国银行客户回单证明。

(17)证人刘小玲的书面证言证实:今年(2011)7月,朋友告诉我XXXX住房要出售,好多老乡都在买房。经人介绍知道熊兴松要出售他在李必丰那里买的401号(面积100.8平方米)房子,我与熊兴松协商,因熊兴松已交了100000元给李必丰,他让我转120000元给他(熊兴松得中介费20000元),他把40l号房子转让我。我于2011年7月22日转了12万元给熊兴松。购房后,李必丰通知我们购房者给沱牌公司缴纳定金和预付款,我于7月21日又打了100000元到沱牌舍得公司帐户上后,李必丰和我补签了《房地产买卖契约》,所以契约上的时间是2010年10月31日,买成4600元每平方米。有房地产买卖契约、附件一、收款收据(1704264、10620408>2份、中国工商银行存款凭证2份、房屋认购协议书、401号装修押金收据、农业银行存款业务回单证明。

(18)证人罗兵的书面证言证实:去年(2010年)10月,我通过中介公司了解到XXXXD栋63套住房要出售,是沱牌公司的房产,沱牌公司委托李必丰出售该住房,他(李必丰)还出示了沱牌公司的委托书,射洪国资委的批复文件。我与李必丰商谈后确定购买402号房(100.8平方米),每平方米价格4600元,2010年12月21日与李必丰签订《房屋买卖契约》,2010年12月21日李必丰电话告知我要求按合同打购房款的30%到其帐上,并告诉了他的帐号,当日我按李必丰要求转款1 30000元给李必丰。

(19)证人陈敏芳的书面证言证实:蒋学明是我丈夫。大概去年(2010年)10月左右,我在XXXX楼下看见李必丰张贴沱牌公司出售63套住房的通知及沱牌公司给他的委托授权书、公司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和每套住房的房产证复印件。我打电话到沱牌公司咨询证实了有这么回辜,就决定买一套,因我当时在外出差,叫朋友熊兴松帮我订购了一套403号房(面积111.43平方米),认购协议书上是写的熊兴松的名字,他帮我垫付了l00000元,后来我还他了。正式签字《房地产买卖契约》写的蒋学明的名字,每平方米买价4050元,总价款451291元。今年(2011年)7月,我按李必丰要求打了100000元到沱牌帐户上。有房地产买契约、收据2份<1704266、10620407>、中国工商行存款凭证、房屋认购协议书证明。

(20)证人陈文泉证的书面证言证实:我2010年12月9日和李必丰签订《房地产买卖契约》,我买了406、606两套住房(均为100.8平方米)、每平方米4000元,总价806400元,一共付给李必丰20万元。有房地产买卖契约、收据<3043358>证明。

(21)证人郑楚湖的证言证实:2011年11月26日熊兴松与李必丰签订《房地产买卖契约》,李必丰以512578元将408房卖给熊,熊支付李5万元。2011年7月,通过诚辉房产中介公

司联系上熊兴松,将熊所购408号房(面积114.3平方米)转让我,每平方米5100元,总房价560000元。2011年8月3日,我与熊兴松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并支付“诚辉”公司中介费5000元,支付给熊兴松10万元。有中国工商行业务凭证2份、授权委托书、海口HJ006496号房权证、2份房地产买卖契约、附件一、李必丰身份证证明。

(22)证人侯贺群的书面证言证实:XXXXD栋505号房是我在李必丰那里买的,他说他代表沱牌公司出售商城63套住房。2010年12月9日我与李必丰签订《房地产买卖契约》,每平方米4700元左右,总房价款473760元,签约当天就支付李必丰认购金、定金共100000元。有房地产买卖契约、附件一、委托授权书、收款收据、身分证证明。

(23)证人陈文火的书面证言证实:2010年10月左右,李必丰称沱牌公司委托他出售XXXXD栋的63套房产,并出示了沱牌公司的委托书、射洪国资委批文。2010年底,我和李必丰签订了《房屋买卖契约》,以4000元每平方米价格购买了405、506,总价80几万。两套房支付给李必丰共计200000元。后我将405转卖给黎锴50万元。有房地产买卖契约2份、收据(3043357>证明。

公司以我名义买了405、506;以陈文泉名义买了406、606;以熊兴松名义买了401、403、408,我公司与李必丰签代售房协议后,付给李必丰定金63万元,后李必丰将销售转给李伟河、周琳,并答应转售4套405、406、506、606给我才同意。

付给李必丰63万元定金:(1)2010年11月3日银行转款50万元;(2)201 1年3月16日银行转款10万元;(3)现金3万元(李必丰打借条)。

4套住房李必丰开收据共40万(63-40万=23万),熊兴松购的40l、403、4 08三套,给了我25万元让我转李必丰(李必丰给熊兴松开了25万元收具),(1)2010年11月1日郑墙友经

银行转款5万元给李必丰;(2)2011年1月10日我经农行转款16万元给李必丰;(3)2011年2月23日我通过工行转款2万元给李必丰;(4)2011年3月1日我通过工行转给李必丰l万元,

共计24万元,我欠李必丰l万元。

(24)证人袁颖的书面证言证实:经“朝阳红”公司介绍,看好确定买XXXXD栋802号房。2011年2月24日,我、朝阳红公司、李必丰签订了《三方定金协议》,在李必丰那里以每平方米5000元的价格购买802号房(100.8平方米),总价500000元。当时支付朝阳红公司l 0000元,李必丰100000元。2011年4月25日,我在《海口特区报》看到沱牌公司刊登的解除李必丰授权出售D栋63套房产,802房我已装修入住:我找李必丰,李必丰告诉我们报上信息无效,这是沱牌公司内部事情,与我们无关,李必丰还给我们补充了一份《房地产买卖契约》,但时间是2011年1月24日,购房实际时间是2011年2月24日。有房地产买卖契约、收据(3043344>、中国工商行业务凭证2份、三方定金协议、收条证明。

(25)证人李忠兴的书面证言证实:XXXXD栋602号房是我在李必丰那里买的。我是2011年1月2日和李必丰签订的《房地产买卖契约》,总房价473763元,已支付李必丰50000元。有房地产买卖契约、收据<3043346、1704263>证明。

(26)证人徐佳的书面证言证实:我现住的XXXX8 01号房是2011年4月9日通过海口东盛淘金公司中介在李必丰那里购买的,是沱牌公司委托他出售的,买成每平方米5100元。2011年3月28日,我与东盛淘金公司签订了“定金协议”并支付了10000元的定金,2011年4月9日在东盛淘金公司,我与李必丰签订《房地产买卖契约》,总价514080元,并支付现金90000元,加上之前定金10000元,共190000元交给李必丰。东盛公司收了我18000元的中介费。2011年7月,李必丰给购房者开会称沱牌公司要求每户购房者再打10万元到沱牌公司帐上才会办理相关房产手续。我于2011年7月18日给沱牌公司打了100000元过去。有房地产买卖契约、委托授权书、收据(3043351、10620403>、中国工行存款凭证、定金协议证明。

(27)证人刘玉香的书面证言证实:XXXXD栋804号房是我2011年4月16日通过“朝阳红”公司中介买的,房价总款583000元。我买这套房是在李必丰那里买的,最后价格是通过李必丰认可的。李必丰给我补开了一份《房屋买卖契约》,实际是和李必丰签的合同。给了朝阳红公司中介费20000元、李必丰130000元、沱牌公司100000元,共计已支付250000元。有房屋买卖(居间)合同、收据、中国工行存款凭证、收款收据(10620402)、委托授权书、李必丰身份证、房地产买卖契约证明。

(28)证人高世创的书面证言证实:XXXXD栋901号房是我小姨段军兰买的。是2011年7月通过明德房产公司中介在李必丰那里买的,每平方米价4567元,总价460360元。已经

支付给李必丰100000元,李必丰补开出据收据时间是2011年7月21日(因901最早卖给他人,这l0万元实际是给最早买房的人垫支给李必丰的10万元)。后李必丰要求给沱牌打100000元,所以2011年7月18日又给沱牌汇款100000元。《房地产买卖契约》是李必丰给我们补的,时间2010年11月27日是李必丰写的,我们购房实际是2011年7月份。有房地产买卖契约、HJ006478号房权证、委托授权书、工商行存款凭证、收款收据<10620406、10620405>、李必丰身份证证明。

(29)证人范年明的书面证言证实:XXXXD栋902号房是我在李必丰那里买的,他代表沱牌公司出售D栋的63套住房。20儿年3月我通过民和公司中介,看了房子和李必丰出示

的沱牌公司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63套房屋产权、委托授权书、射洪国资委批复等决定购房,以每平方米5150元成交。2011年3月14日与李必丰在商城对面宾馆房间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当即付给李必丰100000元。有收据<3043348>、房地产买卖契约、身份证证明。

(30)证人代营奇的书面证言证实:XXXXD栋905号房是我在李必丰那里买的。2011年初,得知沱牌公司在XXXXD栋的63套住房要出售,沱牌委托李必丰在出售,后与李必

丰商谈905号房以4700元每平方米价格购买,总房价470000元。2011年3月23日我与李必丰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当日转款100000元给李必丰。刘国芬是我妻子。有房地产买卖契约、建行转帐凭条、收据<3043350>、委托授权书、沱牌XXXX房产情况表、李必丰身份证、HJ006476号房权证页证明。

(31)证人杨凡的书面证言证实:XXXXD栋1002号房是我通过明德中介公司从李必丰那里买的,2011年5月17日,与李必丰谈妥l 002号房以480000元价格成交,当日打款100000元(其中认购金,定金各50000元)给李必丰。李I必丰告诉我,以我这个价格买l002号,只能去年(2010年)12月才有这个价钱,今年5月的价格肯定不止48万元,所以签契约时间和付款时间李必丰都写的的20l0年12月9日。有房地产买卖契约、收款收据<0041494>、工商行业务凭证2份、HJ006475房权证、委托授权书、李必丰身份证、土地使用证证明。

(32)证人吕铭的书面证言证实:我通过周琳认识的李必丰,我在他那里买了三套住房,其中XXXXD栋2004号房是帮朋友唐兵买的、2204号房号帮朋友潘丽芳买的,2205是帮妹妹吕少芳买的。这三套房都是20l0年年底买的,三套房每平方米价格都买成3800元左右。去年买房时,唐兵委托我转交了l00000元给李必丰;今年李必丰叫我们把首批房款打给沱牌公司,唐兵打了100000元、潘丽芳打了100000元、吕少芳打了50000元,都是由我支付的,有房地产买卖契约3份、交行电汇回单、收款收据(0041493)、工行存款凭条、工行存款凭条证明。

(33)证人谭文忠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海口东盛淘金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的销售经理。今年(2011年)2月,在网上看见沱牌公司在XXXXD栋的63套住房在出售,联系上售房人李必丰,李必丰出示了沱牌公司的委托书、房产证、身份证等资料。李必丰给我们定价是二楼每平方米5000元,楼层往上层依次递增每平方米50元,每套佣金3000元。2011年3月28日我代表公司与购房人徐佳签订了《定金协议》,确定徐佳购买801号房,以514080元成交。房价是李必丰确定的,《房屋买卖契约》是李必丰与徐佳签订的。徐佳给了李必丰100000元。

(34)证人林恒的书面证言证实:我通过XXXXD栋904号购房户翁红妹知道李必丰在销售房。2011年l0月我和李必丰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购买了1407号房,总价款为568000元,我给李必丰拿了100000元购房款。今年7月,李必丰开会要求我们每户给沱牌打款100000元才能办证,我2011年7月19日按李必丰提供的沱牌公司帐号打了100000元给沱牌。有房地产买卖契约、工商行存款凭证、收据(3043354>、收款收据<10620404>证明。

(35)证人李联梅的书面证言证实:2011年4月,我了解到XXXXD栋有住房出售,打算给女儿刘萱(刘一萱)买一套,看了201号房不错,后知道明德公司在出售此住房,我找到周总。过了几天李必丰给我打电话说201号房可以出售,见面后李必丰拿出沱牌公司给他的委托书,说沱牌委托他出售XXXXD栋的住房。叫我们先交50000元定金。9月份201号住户搬出去收到房后再给他打50000元。大概5月份,我与李必丰签订了《房屋买卖契约》。20l号房总价款45 3600元,我给了李必丰50000元定金。签契约和给定金都是今年(2011)年5月,但李必丰拿给我的契约和收据时间都是2010年11月13日,李必丰解释说如果写真实时间的话,以后沱牌公司过来调查就办不了房屋过户手续。有收据<304 3360>、房地产买卖契约、附件一证明。

(36)证人陈汉纪的书面证言证实:2011年3月4日我通过陈文泉中介在李必丰那里买的XXXXD栋601号住房,签约合同总价475000元。是我姐姐陈汉珠2011年3月14日与陈文

泉当面和李必丰签的601号房的买卖契约。2011年3月15日,我姐姐通过农行转了50000元定金给陈文泉再转给李必丰,李必丰收款后给我姐姐打了一张50000元的收据,时间开的是3月14日,收据写的我的名字。后我姐姐找陈文泉要求住进601号房子,陈文泉带我姐姐找李必丰,李必丰说要我们再付50000元首付款就可以搬进601号房。我姐姐又去农行转了50000元给陈文泉再转给李必丰,李必丰将前次的50000元收据收回,重新给我开了一张l00000元的收据,时间还是写的第‘一次交款时间2011年3月14日。2011年7月15日,李必丰又通知我们要求交款100000元,并说交款后沱牌公司就可能给我们办房产过户手续。因我心存疑惑,就只给他交了10000元,他给我打了收到10000元的收据,房地产买卖契约签订时间是2010年11月9日提前了,我问过李必丰,他说没关系。有房地产买卖契约、农行业务回单3份、收款收据2份<3043353、1062413>证明。

(37)证人文件的书面证言证实:去年(2010年)10月我认识李必丰后,听他说他把四川沱牌公司在海口XXXX的63套房子买了,现在准备要卖。我了解了相关信息又知道是李必丰在卖,我和李必丰见面谈了我买房子的事,李必丰给我出示了沱牌公司的委托书、土地使用证、房产证。谈好以55万元购买在华商城D栋1604号房子。2010年12月25日我和李必丰签了买卖契约。按约定,我应先付他50000元预付款,余款分两次付清,因李必丰之前借了我的钱,所以我就没有给他50000元预付款,他给我打了一张收到50000元预付款的收据,我也给他写了一张没有付款的说明。有收款收据<0041507>、房地产买卖契约证明。

(38)证人王洽中的书面证言证实:2010年底,我看见XXXX小区门口有沱牌公司要出售XXXX房子的通告,经他人介绍认识了周琳并得知是周琳在卖这个房子。2010年底,我与周琳商谈我购房的事情,和他谈好以4500元每平方米价格购买D栋805室,房产总价453600元。2011年6月,我和周琳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契约上我签的大儿子王宜浩的名字,周琳说他只是房产中介商,他只是帮助李必丰出售这些房产,而李必丰是沱牌委托出售房产的,合同要通过李必丰签字才能生效,我就把契约留给周琳,并给了周琳100000元现金作购房定金。过了一段时间,李必丰就把100000元的收据和他签字、盖章的契约拿给我了,契约上的签字日期写的是2010年12月7日。2011年7月,李必丰要求我给沱牌帐户上汇100000元,我分两次共给沱牌帐户上汇去100000元。有房地产买卖契约、收款收据(0041512>,工商行存款凭证2份证明。

(39)证人何丽的书面证言证实:2010年11月,我想在XXXXD栋买一套房子,通过小区住户介绍,我和李必丰对买房的事情谈了几次,最终谈好以470000元总价购买XXXXD栋404室。2010年11月左右,哦和李必丰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当时我就给了李必丰50000元作购房定金。有收款收据(106220414>、房地产买卖契约证明。

(40)证人周莉的书面证言证实:我在海口XXXX购买了1408号住房,是去年(2010年)冬天去看的房子,一切手续包括交钱都是我哥周琳帮我办的,当时我哥说是3000多一平米,具体多少我没问。

(41)证人胡誉祖的书面证言证实:20l0年12月13日,我同李必丰在明德地产中介公司签订《房地产买卖契约》,购买了XXXXD栋2107号房,同时还帮我老挑(连襟)汪受国购

买了21 06号房,合同是我一同代签的。周琳和陶端猛在场。当时合同约定的房价是4150元每平米(汪受国一样),我那套总房价462345元,汪受国那套房比我那套房要少近10平米。2011年5月30日打了10万、5月31日打了20万元,共计30万都是我打在周琳帐户上的(我10万、汪受国10万、陶端猛2104号10万)。第2次是2011年7月17日我打了10万给周琳,汪受国自己7月21日也打了10万给周琳。有房地产买卖契约2份、南昌市商业银行电汇凭证3份证明。

(42)证人谌芳的书面证言证实:20l0年底,我表哥陶端猛在XXXX买了住房,我委托表哥帮我们买了一套,后表哥帮我们签了2 202号房的购房合同,就让我们付款。我丈夫谭斐2011年5月在新建县银行打了l00000元到周琳帐户上。2011年7月20多号,表哥又叫我们打50000元办理房产手续,我文夫又在银行打了50000元到表哥帐户上请他帮忙办理。有房地产买卖契约证明。

(43)证人熊一堂的书面证言证实:2010年11月,我姐夫陶端猛给我讲,四川沱牌公司在XXXX的房子要卖,李必丰委托他外甥周琳卖房,问我想不想买房子?我同意买。2010年12月1月,我到海口市在周琳的中介公司,我和李必丰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购买了1605号房子,签约当天在周琳的中介公司,我付给李必丰现金100000元,李必丰给我打了收条。第2次付款是2011年7月19日请我弟弟熊一龙在南昌新建县建行汇款200000元到海口交行周琳的户头(我、熊兵、熊俊琪、熊一龙各50000元)。该房总价415000多元。有房地产买卖契约、建行汇款回单证明。

(44)证人陶端猛的书面证言证实:我在海口市XXXX以我儿子陶学椿(2104号房)、陶学粱(21 05号房)的名义购买了2套住房。2010年10月,我外甥周琳讲沱牌公司有63套住

房要处理,这些房子李必丰委托周琳出售。我到海口看了房子和授权委托书,觉得值得购买,周琳给我讲过这些房子存在一些纠纷。2011年4月,在周琳的中介所,我和李必丰签订了购房协议,但签约时间提前到2010年12月,我和李必丰在协议上签的字,当时周琳给李必丰讲我是他亲舅舅,让李必丰给我优惠点,所以每平方单价3800元。2105号房总价380000多元,2104号房总价420000多元。房款是2011年5月,我让胡誉祖帮我支付了100000元,他在南昌银行转给周琳帐户上的。第2次交l0万元,是我在海口市工行取来以现金交给周琳的。第3次是今年7月李必丰催我每套房子还得交50000元,我在海口市工行直接打了100000元到沱牌公司帐户上。我还推荐了亲戚熊一坤(子熊兵)、熊一墙(又名熊万亮,子熊俊琪)、熊一龙、熊一堂、熊一连、金磊、高传凤、胡誉祖(他又推荐汪受国)、谭斐(妻湛芳)买房。付款情况:第一次都是付100000元(熊一连由周琳垫付),他们自己付的。第2次每人50000元(有熊一坤、熊一墙、熊一龙、熊一堂)以熊一龙的名义打了200000到周琳帐上,其他人都是自己转了50000元到周琳帐上。另外金磊、熊一连、谌芳三人的购房手续是我帮到办的。金磊、熊一连第1次100000元、第2次5 0000元(共计300000元)都是现金交给我,我将现金转交给周琳的;谌芳第1次100000元是她在银行转给周琳帐上的,第2次50000元她转到我帐上,我直接打给沱牌公司帐上的。周琳还用我的名义购买了一套住房2201号。

2011年春节后,我给周琳现金100000元,他没给我出具收条;2011年7月,我在南昌招商行给周琳帐上打去170000元;后我到海口,周琳给我一张卡叫我去给沱牌打款,我给沱牌转款100000元(2套房各50000元),我实际付给周琳房款370000元。同时我签合同的熊一连、金磊、高传凤与熊信伟、陶小雷购房每平方米单价都是3800元,其他人都在每平方米4100多元。有房地产买卖契约证明。

(45)证人熊一龙的书面证言证实:今年(2011年)6月,我三哥熊一墙给我讲海口市有沱牌公司的住房出售,每套400000多万,每平方米4000多元,哦同意买一套并委托熊一墙帮我办理一切手续。2011年6月,我在新建县农行汇款100000元给熊一墙。2011年7月19日,我在新建县建行给周琳帐上打了200000元(含我、熊一堂、熊一坤、熊一墙4弟兄各50000元)。有房地产买卖契约证明。

(46)证人唐文霞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绵阳市荣晟物业有限公司东金名苑小区管理员。(柳树邮局至绵阳邮局第xA0930945695l号挂号信函回执单)“唐文霞”是我本人名字,

我签收的。(邮件)肯定是交给收件人或收件人家人的,我们物业公司有邮件领取登记表。

(47)证人陈云伟的书面证言证实:我住在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秀英村5队。我大概是2011年3、4月经杨克介绍认识李必丰的。李必丰平时和我、李伟河喝茶时,他提出过想在我们秀英村搞旧城改造,我给他说是政府在统筹,想做必须把政府沟通好。他没有的正式场合说过这件事,也没有和我们秀英村签订过任何有关旧城改造的合固。

(48)证人项流述的书面证言证实:我是四川诚悦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2010年下半年我经朋友介绍认识李必丰。2010年春节期间李必丰到公司来找到我说:海口市秀英村有一个旧城改造项目,他通过关系正在争取,但是由于没有资质和资金,想挂靠在我们公司作为平台。作为朋友我想帮他就同意他挂靠在我们公司,给了他一个没有实职的副总经理头衔和名片,他和我们公司没有人事工资关系。李必丰说的这个项目,我们公司和他没有实质性的谈判,也没给他任何承诺。

3、书证:立案决定书、刑事拘留证、批准逮捕决定书、逮捕证、扣押物品清单、调取证据清单、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侦查终结报告书。释放证明书、绵阳市中院(1989)79号刑事判决书、绵阳市涪城区法院(1998)1 78号刑事判决书、抓获经过、身份信息表。委托售房协议书。沱牌公司报案报告、沱牌公司登报声明、国内挂号信函收据、射洪县国资委(20l0)4号批复、沱牌公司(2010)10号请示报告、沱牌公司函、沱牌公司XXXX房产出售明细表、沱牌公司解除《房屋买卖合同》通知、沱牌公司委托授权书、《房屋买卖合同》、房屋代卖合同、关于房屋所有权证号前标识HK、HJ的情况进。明、《关于积压商品全部发证测量面积有关问题的通知》、海口市税务局关于二手房应交税费情况、海口市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我市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的实施意见、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XXXXD栋方位示意图、平面图、照片、部分购房户付款(沱牌公司)明细表、付款银行转帐凭证。蒋霞个人帐户资金明细凭证、李必丰个人帐户资金明细凭证、绵阳丰元测绘公司相关资料及帐户资金明细、汪受国、熊益龙、熊一堂、陶端猛个人帐户资金明细。房产租赁协议书、《房屋维修协议》、李伟河收据、周琳收条、《房地产代理销售合同》、《补充协议》、李必丰收条、收据、周琳转帐银行凭证、部分购房户转帐(沱牌)银行凭证、部分购房户付款(李必丰)收款收据。

上述证据,经被告人李必丰及辩护人质证后,提出质证意见如下:

被告人李必丰提出的主要质证意见是:1、我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是办案人员诱供,不完全真实。2、李家顺、冯小华、陈亮、胥德剑、冯志和、李伟河、周琳、刘永刚等人的证言并未完全真实证明相关情况,有虚假陈述。3、沱牌公司《解除合同》时间2010年10月26日是编造的,沱牌公司的报塞报告不真实。4、2010年9月6日我主动到绵阳市公安局协助调查,射洪公安局出具的抓获经过与事实不符。5、我在外地有多项工程、有履约能力,并没有诈骗沱牌公司的钱财的故意。6、部分购房户所证明的购房时间、每平方米购房价格不真实,有些购房合同不是我亲自签订的,每平方米购房价也不是我定的,而是中介公司代签、代定的。

辩护人提出的主要质证意见是:1、公、检、法在办案程序上有违法行为。2、证人冯志和、李伟河、周琳、刘永刚等人与李必丰有利害关系。3、其他证人和部分购房户未完全真实的证明案件事实,且所作证言大部分与本案事实无关。4、沱牌公司63套房产权是95年取得,但并未看到相关依据。5、购房户的证言和部分书证与指控事实无关联,不能证明李必丰诈骗了沱牌公司的钱财和认定沱牌公司是本案受害人。6、公安机关的抓获说明不真实。

对辩方的质证意见合议庭评议如下:1、公安机芝的呈请立案报告书和呈请拘留报告书的第二页在装订过程中因失误互为调换,但不能就此认定办案程序违法。2、证人证言和购房户的证言直接关系到本案事实的认定,虽然证人证言在一  情节上与李必丰供i术不相吻合,但并不能影响对该案事实已形成证据链的确认,辩方认为证人证言不完全真实和证人与李必丰存在利害关系,是主观臆断的不合理怀疑,并无真凭实据证明其怀疑的真实性。3、被告人李必丰未提供诱供的事实依据,且李必丰供述的主要事实能够与证人证言相互佐证,本合议庭对李必丰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并无产生合理怀疑的理由。4、购房合同和收款收据均有李必丰自己的签名和印章,且有房地产中介商和购房户证明,所定价格均是得到李必丰的确认。5、李必丰两次与沱牌公司签约都是在既无资金来源又无履约能力的情况下进行的,李必丰称其自己有工程,有资金运作能力,实际都是不确定的,并不能证

明李必丰有实际履约能力。6、沱牌公司认为自己的财产受到非法侵害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但其事实、性质应由司法机关审查确认。沱牌公司《解除合同》时间落于2010年l0月26日,但是以收到通知时间确认为知情时间。7、被告人李必丰未能提供主动到公安粗关联系的证据。8、沱牌公司有该房产的产权证、土地证,本县国资委有批复,沱牌公司应是该63套房产的所有人。9、被告人李必丰在海口市政府发出限购令后,如果不能继续履行合同,可以依法向沱牌公司商议终止合同却没有,在合同履行期届满不付购房款的情况下,欺骗沱牌公司,利用沱牌公司出具的授权委托书,欺骗购房户,擅自以沱牌公司代理人的身份与购房户签订购房合同,收取购房认购金、定金,并将所得款挥霍耗用,虽然所骗款项不是沱牌公司的,但所售房屋的所有权是沱牌公司,直接经济损失亦是沱牌公司,故沱牌公司应是本案被害单位。

综上,辩方的上述质证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呆纳。对公诉机关出示的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二)辩方出示并经质证的证据:

1、射洪县公安局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呈请立案报告书、呈请逮捕报告书、破案报告书、侦查终结报告书、扣押物品文件及调取证据清单、起诉意见书;射洪县人民检察院(2012)105号起诉书;本院(2012)105-2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等。证明公安机关承办人于2011年9月8日呈请立案,相关部门领导却在2011年8月5日就审批同意立案;公安机关认定诈骗金额为274万元,而检察机关指控478万余元;射洪县法院未给被告人李必丰送达沱牌公司的附带民事诉状。公、检、法在办案程序上存在违法行为。

2、射洪县国资委(2010)4号文件、房屋买卖合同、沱牌XXXX住房明细表、沱牌要求“和诚物业公司,,移交63套房产通知、海南政府限购令等。证明李必丰与沱牌未履行且无法履行合同的原因,如继续履行合同,则违法。

3、包租协议、补充协议、委托授权书、2011年4月27日李必丰给沱牌公司的邮件详情单、李必丰给沱牌公司的函件、黄明、杨向东的书面证明、海南民和房地产经纪公司情况说明、海南明德实业公司房产销售情况表、海南和诚物业公司情况说明、维修协议、XXXX预售登记清单、房屋代卖合同等。证明沱牌公司不能按时交房,授权李必丰出售房产、李必丰对售房纠纷多次找过并通报过沱牌公司售房、维修房产等情况。

4、沱牌公司在XXXX房产销售情况说明及列表、李伟河收据2份、周琳收条一份。证明李必丰付李伟河维修款270余万元及给付周琳收款收据5份收款110万元。

5、李必丰书面报告、绵阳市游仙区政府(2010)7号文件、游仙区国税局批复、委托书、建房报告、建房申请、接待来访登记表、承包合同等。证明李必丰与所在丰元测绘公司2008年在绵阳市、贵阳市承包过工程,有经济来源收入,能够履约,主观上不存在诈骗故意。

6、射洪县公安局调取证据清单,冯小华收条。证明李必丰的报告未作证据,钱的去向未作说明,冯小华2011年7月24日在周琳处收到XXXX34套《房地产买卖契约》未经李必丰过目。

上述证据经控方质证意见是:对辩护人当庭出示的书证本身无异越,但并不能证明和否认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辩护人提出公安机关先审批后立案,应是卷宗装订错误造成而不存在办案程序违法;对黄明、杨向东的书面证明,因二人系李必丰的驾驶员和朋友,存在一定的利害关系,对其证明应结合其它证据决定是否予以确认。第二组证据系复印件,未加盖相关单位印章,来源不明,海南政府限购令系网络下载,对其真实性不能确认。

合议庭评议认为:控方的质证意见成立,应当予以采纳。

合议庭对辩方证据评议意见如下:1、公安机差的呈遣立案报告书和呈请拘留报告书因尾页装订调换,致使呈请立案报告书的审批吐闾与立案时间不符,存在一定的瑕疵,但不能认定为办案程序违法;公安机关认定诈骗金额270万元,检察机关指控的诈骗金额470万元均符合办案程序要求,并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未给李必丰送达沱牌公司的附带民事起诉书,是因为沱牌公司的附带民事诉讼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本院裁定不予受理,因不予受理故没必要给李必丰送达沱牌公司起诉书副本,因李必丰是本案当事人,本院给李必丰送达了不予受理的裁定书,使其有知情权,其程序并不违法。故辩方认为公、检、法办案程序上违法的意见不能成立。2、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合同双方当事人,如遇上不可抗拒的原因,有权依法申请终止合同或变更合同,被告人李必丰在本身并无经济实力的情况下,与沱牌公司答订了3000多万元的房屋买卖合同,后又借口政府限购令、和诚公司不愿交房及税费等问颚,利用沱牌公司出具的授权委托书未经沱牌公司同意维修、出售沱牌公司的63套房产,其目的就是为了获得非法钱财。3、辩方出示的第4组证据,与客观事实具有相关的证明力,合议庭予以确认。4、辩方出示的第5组证据,不能证明李必丰有3000多万元的合同履行能力。5、辩方出示的第6组证据,认为公诉机关未将李必丰的报告作为证据出示。合议庭认为,辩方庭审中出示的报告上并无奎必丰盥签名盖印,其尾页发函人为空白,该报告来源不明,是否为李必丰本人所写不清,公诉机关未作证据使用符合法律规定。综上,合议庭对被告方出示的证据予以确认,对两位证人的证明酌情呆信,但对上列6组证据证明的观点不予支持。

公诉机关庭审中出示的相关证据,能够证明沱牌公司对该63套房产的合法取得,是否符合出售条件和李伟河维修63套房屋收取维修费约400万元情况;沱牌公司门岗讲出登记,不能证明李必丰去沱牌公司的意图和谈话内容。故辩护人提出申请收集63套房产的原始凭证查明房屋来源是否合法,63套房屋是否符合出售条件,李伟河维修63套房屋收取约400万元的情况和沱牌公司门岗车辆进出登记记录证明李必丰多次到沱牌洽谈、汇报涉案房屋解决方案的证据的申请,合议庭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必丰在2010年4月25日与沱牌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后,因没有履行能力而解除合同,后在得知刘某刚欲整体购买房屋后,为从中获利,被告人李必丰再次与沱牌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因刘某刚不愿购买而无能力履行合同,按约定合同应终止。但被告人李必丰在明知自己无履约能力,合同应终止的情况下,为了非法占有该63套房产的售房款,隐瞒其向沱牌公司索要授权委托书等相关资料的真实目的,采取假借沱牌公司代理人的身份,在沱牌公司通知其解除合同并登报声明的情况下,仍将属沱牌公司所有的房产以大部分低于其与沱牌公司签订合同约定的价格对钋出售,并将部分《房地产买卖契约》签订时间和收款时间提前,以掩盖其欺骗的手段,同时被告人李必丰将其采取欺骗壬段所售房屋后实际占有的房款2957584元据为已有,供个人耗用且现无能力给付沱牌公司。故被告人李必丰在履行合同中主观上产生了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采取了欺骗沱牌公司和购房户的手段,非法出售沱牌公司房产并占有售房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应当承担与其罪行相适应的刑事责任。射洪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必丰犯合同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适用法律条文意见恰当,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李必丰提出的辩解意见,与庭审已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赵建伟、马小鹏提出的辩护意见,与公诉机关提供出示的证据所证明的客观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李必丰曾经两次因为犯罪被处以刑罚仍不思悔改,主观恶性较深,在庭审中拒不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毫无悔罪态度,依法可以对其酌定从重处罚。根据被告人李必丰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和悔罪态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六十四条、第五条、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必丰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9月8日起至2023年9月7日止)。

二、责令被告人李必丰将非法所得的人民币2957584元退赔沱牌公司。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冯毅

审判员 喻敏先

人民陪审员 涂利民

二O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记员 谢梅芳

One thought on “判决书(2012/11/19)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